第六章 夜雨声声(1 / 1)

大秦玄武卫 七星肥熊 1230 字 4个月前

春风扬柳,水光粼粼。

温暖的阳光照进了春风楼三层的暖阁之中,屋中洋溢着一股清新的水气。

韩仲躺在床榻上,打着一口哈气。

一旁摆放着一张大圆桌,上面摆满了从离阳城有名的酒楼、干果店、零食商铺乃至宫中御膳房搜集来的甜品。

苏小鱼正在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一条尾巴都翘到了天上去了。

青鸾手中持剑,瞥了一眼苏小鱼,又看了一眼没事人似的是韩仲,心中有些奇怪。

她在这里本是为了护卫韩仲,免得这妖狐骤起发难。可现在看来,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同寻常。

很快,苏小鱼便将一桌的甜食消灭了干净。

苏小鱼打了个嗝,摸了摸肚子,一股睡意袭来。

青鸾有些紧张,手中的剑似要出鞘。

这样的举动当然瞒不了苏小鱼,她莞尔一笑,盯着青鸾手中剑鞘素朴乌黑的大剑。

“天下八口无上飞剑之一的乌蒙剑。”

苏小鱼似乎来了兴趣,盯着青鸾。这是她从湖底小宅中出来后,第一次正眼看青鸾。

“还丹境中期……”苏小鱼盯了许久,又摇了摇头,似乎发现了什么新鲜事物一般,“不不不,明明走的是玄修的路子,居然还养了剑胎,修了剑心么?”

苏小鱼砸了砸嘴,有些不可思议。

“这不是多此一举么,可问题是,还成功了。”

青鸾被苏小鱼盯得有些不自在。可紧接着,苏小鱼似乎有些恼火。

“究竟是哪个混账误人子弟,将如此良才美玉雕琢成这样?”

韩仲噗嗤一笑。

“我这名剑姬出身贫寒,幼年时被一气道拐骗入教,修得一身杂七杂八的毒功。后来玄武卫清剿一气道,我那死鬼老爹从玄童窟中救出了她。来我家之后,她看了几本剑经,便养了剑胎,修了剑心。”

听韩仲说完,苏小鱼更是惊讶。

“一气道那帮淫棍,除了床上的功夫就是用毒了,难怪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好在之后的路子没有出错,只要有高人调教一番,未来可期。”

眼前这头狐狸居然眼光如此毒辣,能够将她的根底看得一清二楚,青鸾心中惊讶,可脸上似雪,没有露出一丝的表情。

可接着,青鸾只见眼前一道光闪过,本来还在她面前的苏小鱼不见了。

华美的衣裙掉落,一头尾巴上带着一绺桃红色的毛浑身雪白的狐狸倏的一下跳上了韩仲的床榻,继而爬到了他软乎乎的肚子上,攒了一个圈,眯上了眼睛,打算睡一个午觉。

“主公,她……”

韩仲看了一眼趴在他肚子上的苏小鱼,挠了挠她的耳朵。

“你很重啊!”

苏小鱼抬起了狐狸爪子,打了一下韩仲的手掌。

妖族分为两种。

一种是先天修炼,累经千百年由精怪化形为妖。第二种就是那些已经化了形的妖繁衍出来的后代。

前者能够轻易变换人形与兽形,至于后者,则需要通过修炼,才能从人形转化成原本的形态。

像是苏小鱼这样的妖二代,年纪轻轻便能够随意切换形态,属实少见。

“闭嘴,整个屋子里就这地方最舒服,我吃饱了要睡一会。”

苏小鱼这头母狐狸吃饱了赖洋洋的,连嘴巴都不愿意动,直接用神通传音,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口气。

天气多变,中午还是晴朗的天空,到了临近傍晚该吃晚饭的时候,却是乌云密布,快要下雨了。

苏小鱼醒来的时候,她正被韩仲抱在怀中,在洗心池畔水榭的檐廊上。

傍晚水边多寒,韩仲身旁点着火炉,传来了暖气。

苏小鱼在韩仲怀中,也不挣扎,反而眯上了眼睛,享受着舒适的感觉。

韩仲身旁,多了一个人,正是仲字门两名佐使之一杜伏威。

见苏小鱼醒来,杜伏威也没有避讳。

“主公,我们的人盯了左将军府的张二管家多日,终于有所突破。”

在那日得到已经死去的魔教探子李盛与张二管家有所接触的情报后,玄武卫便布下人手,密切监控着这位在左将军府也算是一号人物的张二管家。

“我们宣布李盛死于妖物袭击后,张二曾经亲自去祭奠过。不过他的目的不单纯,曾经向李盛的母亲李媒婆询问李盛生前的遗物。”

韩仲与李媒婆接触过,对方精得都成猴了,怎么会三句两句被人骗出话来?

“想必张二一无所获吧!”

“主公英明。不过这样也就罢了,张二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居然在当夜潜入李盛家中,想要将其老母灭口。所幸我们隐藏在附近的暗卫及时出手,救下了李媒婆。

事后,李媒婆老实交待,李盛生前留下了一本账册。如今,就在我们手里。”

“账册在哪?”

杜伏威从袖子里拿出了这本账册,交到了韩仲手中。

韩仲翻看时,杜伏威在一旁介绍着。

“这本账册记载着离阳城外麻县一座矿产的走私贸易。兄弟们去查过了,这座矿产记载在左将军公孙尚礼的侄子公孙明堂名下。光凭这本账册,我们就能将公孙明堂招呼进诏狱中。”

“先帝崩逝,生前布下朝局,离阳城中,三大世家、内八寺与玄武卫三足鼎立。公孙家是三大世家之一,公孙明堂更是三名辅政大臣之一公孙尚德的儿子。动他,有些麻烦。”

“主公的意思,若是抓他,影响太大?”

“不,我是说不能这么随随便便抓了他。”

韩仲想了想。

“过两天是公孙尚德这老东西五十大寿吧!”

杜伏威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主公,可这样会不会朝纲震动,天下大乱啊?”

本来是一个简单的案子,这样一来就会上升到玄武卫与公孙世家之间的矛盾。

要知道公孙世家一门一相二将,根基深厚。

这一夜寒风骤起,夜雨声声。韩仲抚摸着怀中的白色狐狸,只听得呜咽一声,苏小鱼窜了出去。

炉子之上,一直在烤着的鱼熟了。

韩仲幽幽一笑。

“谁让这厮犯了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