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荷妖与鹿仙(1 / 2)

鹤仙将青伞送给好友,那伞跟随他已久渐渐生出灵性,可阻山中风雨。

沈乾手托下巴若有所悟:“先是入世,再回山中出家为僧,鹤

仙兜兜转转最后还是一个人啊。”

君辞冷漠道:“无聊。”

沈乾提议:“那我们去找荷花妖,你有办法找到她吗?”

“若非你拉着本公子看热闹早找到了。”君辞伸手,“抓紧。”

沈乾果断选择站到身后抱紧了他的腰。

君辞破天荒地没把他踹开,掐了字诀,眼前景象碎裂般寸寸剥落,脚下一空天旋地转。

沈乾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不慌不忙随着君辞轻飘飘落下,却是云城城东小璨河穿城而过形成的大片荷塘,恰好踩在青石板铺就的河岸上。

时值盛夏之夜,莲叶接天铺展开去,月华幽幽水光粼粼。

满塘红粉荷花中一叶乌篷小船悠然飘荡,船头托酒支颐卧了一位风流蕴藉的神仙公子,长发白袍沿船舷委下,在水面拖出阵阵轻柔涟漪,一双迷离的鹿眼醉在溶溶月光里。

沈乾手搭在额上四处张望:“走错了吧?这不是鹿仙?哪来的荷花妖?”

君辞下巴朝鹿仙的方向一点:“就在他边上。”

沈乾巴望着,鹿仙身边除了一把青伞,一只酒坛子什么都没有。

小船穿过藕花深处扰了粉莲清梦,荷花羊脂玉一样的花瓣儿轻轻拂过鹿仙面颊,将清凛香气送个满怀。

鹿仙醉得不轻,抚着花瓣儿的动作温柔得像对待情人,扬唇便问:“你笑什么?”

月华千里,荷花无语。

“我知道了……”鹿仙嘴角划过一抹苦涩,灌下一口酒自嘲笑道,“明明有清净日子却非要想不开,有多少劫难是自己为自己设下的?连你也觉得我等愚昧荒唐,对不对?”

柔和光华从根茎流转到花瓣儿,似凝露般坠在醉酒人掌心。

鹿仙摇头,这点修为,要化作人形还需个几年:“出来,陪我说说话。”

凝露滑到指尖,光芒一盛屈指弹回莲心。荷花剧烈颤抖,涟漪阵阵,不消片刻便化作个十五六岁轻灵淡雅的小姑娘,眉目依稀便是沈乾见过的荷花妖的样子。

小荷妖得了襄助提前化形,对鹿仙千恩万谢,鹿仙道:“真要谢便陪我喝酒。”

她指了指快要见底的酒坛子:“没酒了。”

“有的。”鹿仙酒醺,笑得月华失色,托坛摇晃,空了的酒坛子立即酒香四溢。

神仙大人叫自己出来是聊天解闷的,她便认真地与神仙分享酒和心事。

即使第一次尝到酒的滋味被呛得眼泪直流,心底的欢喜也胜过了独自一人泡在荷塘中的数百年。

小荷妖撑开青伞,望着画中女子突然问:“上次春卉坊的姑娘们来放河灯时我见过的,神仙大人觉得我漂亮还是她漂亮?”

鹿仙浅笑捏捏她的脸:“你们不一样。”

“有何不同?”

神仙大人没有回答,兀自讲他的故事,他有位不省心的朋友来人间寻找心爱的女子,他放心不下便跟来。

谁知他那位朋友放下仙人骄矜学着凡人的方式捧姑娘的场,买姑娘喜欢吃的食物,送姑娘心爱的衣裳,不远不近地跟着姑娘守着姑娘。

姑娘是聪慧之人,太聪慧。

她明白凡人与神仙的不同,自己短短数十年寿命对他们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待容颜消逝垂垂老去之时,他们依旧青春永驻肆意美好。

那时候不用他来嫌弃自己,光是站在他面前就已经自惭形秽。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他们永远不会是同路人,所以她不可能接受鹤仙。

而自己竟然傻傻的没有发现,因为好奇去春卉坊,遇到的那位舞姿倾城,情愫互生的青衣女子就是自己朋友放在心尖上的姑娘!

他甚至蠢到将姑娘的模样绘于青伞之上以解相思。

那次两人一起喝酒,鹤仙看到青伞的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