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白鹤传说(2 / 2)

心里有想法面上就会有痕迹,君辞一眼看穿,凤眼含笑下巴微扬,将骨子里自带的那股子仙姿神采稍微展露一二便让桃花都闹下了枝头。

本公子就是好看,你咬我呀。

不远处传来几位年轻女子的惊呼声,她们激动得帕子都捏不住,一副呼吸困难我要死了的痴醉模样。

沈乾无语凝噎。

梁毅将两位暗中的这点猫腻儿尽收眼底,与苏小姐对视一眼相当默契地保持了沉默,看到随便花的人尽情游乐不禁感慨:“难怪随便花生意红火财源广进,难怪人人都想来随便花做伙计。有这样不拘小节掏心掏肺的老板,伙计们干起活来又怎么会不尽心尽力。”

沈乾谦虚:“过奖了过奖了,付出和收获永远都是成正比的,你对他们好他们自然也懂得感恩。别站着了,过来坐。”

梁毅收了青伞轻轻放在矮桌旁,沈乾取笑:“你好像很喜欢这把伞,走到哪里都随身带着。”

“说起来这伞中女子风姿绰约花容月貌,当得起绝代佳人之称呢。”沈乾说着便去摸那伞面,被君辞一巴掌打了开去。

沈乾笑:“我跟他早混熟了,看看伞而已,不算失礼。”

说着便又要去拿,这次反而是梁毅及时将伞拿在了手里,笑容坦荡并无半分尴尬:“两位都知道这暮春山上有座白鹤寺吧?”

沈乾指向暮春山第三峰峰顶被云雾缭绕的寺院:“你说的是这个?”

梁毅颔首:“这伞中女子与白鹤寺渊源颇深,不知两位有没有兴趣听故事?”

“好啊,”每到一处地方不就是要了解它背后的故事才算完整么?就像到了西湖一定要知道白蛇传,到了长城一定要知道孟姜女,那些或唯美或奇幻的传说也正是这些地方的生命力所在。

君辞一言不发地装了会儿高冷,沈乾指过去直接替他做了安排:“他也想听。”

君辞:“……”

苏小姐臻首轻笑,端淑大方:“两位关系还真是好得令人羡慕。”

“鬼才跟他关系好!”异口同声。

那个时候暮春山尚未开荒,云城以北山林葱郁了无人迹。一位从天界来的鹤仙看中此处钟灵毓秀便住了下来,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数百年光阴不过刹那,直到他救了一位迷路的人类女子。

性子淡泊空灵的鹤仙从未见过那样天真动人的笑,尝过相思滋味便再也忍受不了寂寞,他离开了暮春山入世学做人。

鹤仙在人间有了朋友,用人类的方式去追求心仪的女子,渐渐他才明白,原来那位人类女子早已与朋友互生爱慕。

鹤仙是仙,比人类更懂得放下,他放下了情思放下了痴念和牵挂,在暮春山修了白鹤寺出家。

好友得知后无比自责并深感惭愧,他既对不起鹤仙也对不起女子,更没办法再继续面对女子,同样上山入了白鹤寺,成全了与鹤仙的情谊。

女子独自一人生下好友的孩子,苦守无望终于在世俗的冷眼嘲讽下投湖自尽。

枝头一朵开得正艳的桃花被风吹落,飘飘摇摇落入溪水不知被清流带到了什么地方。

沈乾叹口气:“这个故事一点都不美。”

苏小姐也忍不住为那女子不平:“最无辜的还是伞中这位可怜女子,不过是遵从本心喜欢了一个人,却要背负骂名承受偏见,最后落得个玉殒香消的凄凉下场。鹤仙的那位朋友也欠稳妥与担当,只顾着成全两人情谊,却完全没有考虑被抛弃的女子一个人要如何自处如何才能有勇气面对凉薄的人心。”

梁毅笑吟吟举杯:“传说而已,本就是你随便说说我随便听听,既不必当真更勿用放在心上,喝酒。”

沈乾饮了酒砸吧着滋味:“既是薄命女子,为何却绘于伞面之上,更被梁兄视若珍宝?”

梁毅露出些八卦的笑:“沈兄有所不知,传说这女子生前乃是楚馆之中才貌双绝的舞姬娘子,得无数男子仰慕追捧,画像绘于扇面屏风纸伞无数,这把青伞虽说不值钱,却实实在在是祖上传下。”

难怪他会爱不释手,不过细想想梁家祖先当初对这女子该是何等痴迷,乃至于将绘有女子画像的一把伞当成传家宝一代又一代地小心保存着。

只是多情自古空余恨,他再神魂颠倒也挡不住女子一颗真心给了负心汉,不知闻得女子结局,梁家先祖会作何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