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白鹤传说(1 / 2)

云城以北环抱大片荒山,高低起伏连绵不绝,诸般苍翠中一片粉白景象便是暮春山。

暮春山三座小山峰东西相连,开山之人有意为之,北坡种桃南坡栽梨,三月花开时节半山雪白半山烟粉,故有“山阴白雪山阳霞”之称。再加上银瀑飞流芳草鲜美,云雾将峰顶的白鹤寺缭绕得隐约朦胧,美得好似仙境。

正值游春赏花的好时节,青年才俊邀朋引客对饮诗画,二八佳人携手相游笑语盈盈,商贩小摊随处可见热闹非凡。

灿烂春光中一队人马尤其惹眼,不仅领头的两位男子气度超俗品貌非凡,后面跟着的不论男女也都明眸皓齿容姿上佳,便说整个云城长得好看的都被搜罗了来也不过分,大队伍所到之处无不惊起一片赞叹溢美之声。

九辆驴车整整齐齐停在暮春山下,桌椅板凳杯盘碟碗一应俱全,帷帐就支在山脚清溪旁边。沈大老板一声令下,他率领的俊男美女大队伍便四散开去,爬山拜佛踏青赏花尽情玩乐,累了便回帷帐喝茶吃点心,伙计们纷纷感叹他们的老板简直就是天上下来的神仙,别处做工哪里能有这等机会?

无忧和阿松年纪小最活泼好动,一会儿便跑没了踪影。扇子换了翠色春衫,淡紫色鸢尾花点缀甚是清爽,如果不和凉花花比掰腕子翻跟头,也是个文静娇俏的美姑娘。

沈乾着了一身墨红色轻薄春衣,袍角绲了金丝绣纹,一如既往地华贵大气,那擎着酒盏跟路过的姑娘们搭讪谈笑的样子看得对面而坐的君辞无比汗颜。

清香四溢的春酿倾泻在白琉璃酒盏中,沈乾推过去贼贼地笑:“尝尝看。”

君辞瞥他一眼:“本公子不喝酒的,你不是知道?”

沈乾引诱道:“你要勇于尝试新鲜事物嘛,这春酿可是好东西。”

君辞穿了月白色衣袍天蓝色罩衫,刺绣也是清淡的水银白,不管衣装怎么变,腰间系的一块黑青玉佩从未变过。

君辞闻言不屑:“伤身伤神,迷乱误事,也就只有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才会当做好东西。祥云轩的荷花酒你也当做好东西,把自己喝得昏昏沉沉险些醒不来。”

愚蠢的人类沈乾立即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说,前阵子总睡不醒是荷花酒的缘故?”旋即摇摇头自我反驳,“不对不对,一定是你弄错了,去祥云轩喝酒的又不止我一个。”

君辞不语,极目远眺,一派高冷神秘。

沈乾撇嘴,将春酿一饮而尽,咂咂嘴:“你不是冷淡性子,装出来也不像那么回事儿。”

君辞睨过去一眼:“舌头不想要了?”

沈乾感叹:“我觉得咱俩之间少了些亲近热乎劲儿。”

君辞果断道:“本公子才不要和你亲热。”

沈乾饮下一杯酒,眸子中突然染上了些哀伤:“哎,我一个人孤零零混迹在这片陌生的天地间,你我同生死共患难,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也应当对我好些啊。”

君辞默了默,开口:“怎样才算对你好?”

沈乾理所当然道:“至少拿我当回事儿,把我放心上啊。”

君辞突然眯起笑眼,顿时连满山春光都逊色了一大截,勾勾手指将人引至面前,几乎额头抵着额头,温和得沈乾后背一阵恶寒。

“沈乾,谁说我心里没你的……”

沈乾抱着手臂搓鸡皮疙瘩:“你还是正常一点吧。”

“……”

少芒生怕再呆下去会听到什么不该听的,懂事地抱着三尾躲到溪边,坐到守着满满一矮桌灵芝虫草的兮越旁边,帮他一起吃,嚼了两口又苦得皱眉,只好干巴巴看着风景给狐狸挠痒痒。

未几,帷帐那边传来一阵激烈的厮打:“姓君的你个王八蛋!再打我还手了!信不信本大爷咬死你!”。

白衣公子和窈窕淑女的组合在这里并不少见,梁毅正是如此挽着未婚妻于摇曳生姿的花海里缓步前行,青伞之下相依私语,桃花夭夭岁月静好,羡煞多少青年男女。

沈乾招手:“梁毅!”

之前梁毅便听说随便花还有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二老板,年前相邀也未能请到,骄傲之人大多有过人之处,今日得见果真惊为天人,连苏小姐也眼睛发直地怔忪了片刻。

沈乾暗自腹诽,还好他不喜欢在人间瞎晃荡,光是顶着这张妖孽的脸穿街过巷便不知道要坏多少好姻缘,又要让多少无知少女魂牵梦萦相思断肠,真真造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