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手艺人的冤屈(1 / 2)

如今正是初秋,槐树叶子还没发黄,落叶缤纷的景象是看不到了,倒是溪流蜿蜒清澈,其中水草招摇游鱼徘徊。凉花花蹲在水,猫眼圆滚滚地盯着某条肥硕的金鲤鱼,举着猫爪子许久,猛然破水而入,嘴角邪恶地上勾,捞起一条拼命扑腾的成果。

凉花花起身正要往晚晚所在的山洞去,眼角余光瞥到一黑一白两道影子在林子里疾行而过。她小心翼翼地跟上去,在双方停下的瞬间及时躲在一棵粗壮的老槐树后,悄悄探头望过去。

却见一只雪白狐狸在和一只通体玄黑毛色暗淡的山猫追打,那黑猫化成灰她也认得,正是晚晚无疑!

可玄猫族堂堂圣女大人,怎么会和一只毫无法力的小狐狸打成这样?

凉花花想到什么,金鲤鱼自手中滑脱,掉在草丛里打了几个扑腾。

……

……

凉花花飞得太急,差点从云头栽下来,一到锦霞镇便直奔晏期家,飞起一脚将大门踹开!

这一脚踹得惊天动地,大门飞出去两丈多远,着实将晏期吓得不轻。

凉花花上前领着对方衣领:“你怎么还没死?你为什么还活着?”

晏期:“……”

晏期道:“姑娘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