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再见了阿呆!(1 / 1)

朱漆大门贴着封条,院落萧条破败,蛛网遍布。

它脑子懵懵懂懂的不懂人间的规矩,费了好大力气才打听到阿呆的所在,便一刻不停地跑来。

那晚阿呆说了很多话,流了很多眼泪,说的最多的就是对不起,这小半辈子挣扎沉浮,贫穷受过,富贵享过,繁花过眼尘埃落定,如今只剩了悔与愧。

他说他想回到一家三口和小狐狸一起住在破屋陋室里的时候,他不要媳妇儿也不要富贵,只要所有家人都在一起。小狐狸用柔软的尾巴扫过他的皮肤,一如当年春风里的安抚,帮他在伤痛中安心入眠。

它没办法令死者重生,但至少,可以救阿呆。

小狐狸趁天黑钻进赵大人家的院子,抖出四条尾巴给他看,狐狸生涯中第一次开口说话,求的是放阿呆一条生路,它愿意用自己的一条尾巴做交换。

这桩买卖实在不能再划算,赵大人堆了满脸谄媚的笑容,当着它的面释放了阿呆,还为他找来连音县最好大夫治疗刑伤。等阿呆能拄着拐杖自己走出赵府,小狐狸才毫不反抗地让赵县令抓了它。

赵大人用它的一条尾巴换来了金银珠宝无数,各色美女如云。小狐狸拖着疼痛难当的身体离开,却被赵大人下令抓起来关进了笼子里。金银钱财算什么?这只不过是他用来试验九尾狐能让人愿望成真的传说是不是真的,他真正想要的,是做更大的官拥有更多的权势!

小狐狸告诉他,如果自己不愿意,就算砍下尾巴也没有半点用处。赵大人好话说尽恼羞成怒,命人用铁钳一个一个夹断了它所有硬爪,小狐狸仿佛在他的脸上看到了当初阿呆媳妇儿面上的神情——一样的贪婪冷酷。

阿呆听说后用尽了最后的钱买通看守,悄悄将小狐狸偷出来。赵大人发现后立即咬牙切齿地带人来追捕。

阿呆带着小狐狸逃回连音山,他们一起共患难十六年之久的破旧房子里。

又是一年大雪封山,北风呼啸。赵县令的人直奔破落小院儿而来,阿呆见势不妙赶忙抱着小狐狸跌跌撞撞地朝深山里跑。他行动不便又慌不择路,很快被包围在山崖边。

崖上的那棵老松树,正是当年小狐狸第一次遇到樵夫的那一棵。可惜此时的它根本没力气睁开眼睛看上一眼。

阿呆面对着坡崖乱雪,被十几把长枪刺穿胸膛的时候,嘴角还挂着微笑,就着倒下的姿势将团成一团的小狐狸送下白雪茫茫的断崖。

鲜血染红了松树,烫化了白雪,阿呆紧盯着它的身影消失在无边雪原里,口型无声地说着那句:“你走吧。”

走吧,永远别再回头来找他。

人类的世界如此丑恶,恐污了你洁白的皮毛。

他怪阿爹当初不该把它带回来,又庆幸阿爹最终将它带了回来,在这寒冷的三冬,给他一段陪伴。

连音山的寒冬因你的出现而变得柔软可爱,平淡无奇的日子也因有你而有了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