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小粉猪(1 / 2)

晚上,傅瑱玦回来陪黎漫漫一起吃晚饭。

黎漫漫盯着对方脖子上若隐若现的牙印抿抿唇,忽然有点亏心。虽然昨晚上是傅瑱玦先动的手,但他也救了自己,算是扯平了。

可她又咬了他一口。

一顿饭,黎漫漫的小眼神往他脖子上瞄啊瞄,满脸毫不掩饰的欲言又止。

偏偏傅瑱玦就是不开口询问,不给黎漫漫一点机会。

放下筷子,黎漫漫一边喝水一边踟蹰,最后终于在傅瑱玦起身的时候,拉住他的袖子,“你脖子上的伤口怎么没处理一下?”

傅瑱玦视线落在她扯着自己袖子的手上,冷笑一声,“黎漫漫,你果然把我的话耳旁风。”

两天之内触犯了两条规矩。

黎漫漫想起来了,赶紧收回手,“对不起,我忘了,一下子没注意。”

心中嘀咕,这人怎么这么龟毛,有本事他在屋里也别让她碰啊。

回到房间,黎漫漫一抬眼就看到傅瑱玦在脱衣服,她赶忙问道:“你干什么啊?”

傅瑱玦扔下外套,扯开领子给她看自己脖子上的伤,“上药!”

黎漫漫哦了一声,等了一会儿一抬头和傅瑱玦凉凉的视线对上,茫然道:“怎么了?”

傅瑱玦真是要给她气死了,伸手将她拽进怀里,将药棉塞进她手里。

黎漫漫动了动身体,窝在他怀里帮他上药,小声嘀咕,“这个姿势有点拧巴,我坐旁边帮你好不好?”

傅瑱玦不搭理她,手指还在她腰窝上戳一下,“你说呢?”

黎漫漫果断把话咽回去,用这种别别扭扭的姿势给他上了药,其实伤口不深,但怎么说也破皮了,而且周围皮肤青紫红肿,看起来比昨天可严重的多。

黎漫漫更心虚了。

她收好药箱,眼珠子骨碌碌乱转。

傅瑱玦托起她的腰往浴室走,黎漫漫赶忙拍着他的肩膀道:“等等等等,刚吃完饭,咱俩聊聊天行不行?”

“我要洗澡。”傅瑱玦不为所动。

“可我不要洗澡。”

傅瑱玦将她抵在浴室门上,似笑非笑道:“你不是觉得愧疚吗?我伤口不能沾水,你帮我洗,我就原谅你。”

黎漫漫眨巴眨巴眼,试探道:“我去帮你拿一个防水创口贴?”

她仰起脖子给他看自己的创口贴,显摆道:“我这样的,防水效果一级棒,我早上洗澡就用的它。”

傅瑱玦盯着她脖子的创口贴上那类似粉色吹风机的不知名生物陷入了沉思,他的小妻子审美是不是有问题。

见他不说话,黎漫漫拍拍他的肩膀,“放我下来,我去帮你拿唔……”

男人狠狠地亲吻她,将她后面的话全部堵了回去,许久才贴着她的唇低声道:“家里不许再出现这种丑东西。”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染上了情欲的缠绵色彩,黎漫漫被吻的晕乎乎的,小脸绯红,想了想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丑东西’指的是什么。

“那是小猪佩奇,不是丑东西。”

“你觉得小猪不是丑东西?”

黎漫漫点头,多可爱啊。

傅瑱玦又开始吻她,吻的她再次气喘吁吁这才柔声喊道:“小猪。”

黎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