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老公是他?(1 / 2)

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傅烨烁慌忙收回手,被针扎了一般从床上站起来,紧张的直咽口水,“哥、哥你回来了?你、你身体好了吗?”

“你说,你要睡谁?”傅瑱玦唇角勾着笑,眸中却迸射出冰冷寒意,刺的傅烨烁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

“哥,我、我就是和嫂子开个玩笑,我碰都没碰她一下,不信你问她!”傅烨烁急切的想要将黎漫漫拉进来一起承担傅瑱玦的怒火。

黎漫漫看到男人,整个人处于一个懵逼状态,完全屏蔽了外界信息,脑子被巨大的疑问卡的都转不动了。

他不是在y国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来抓自己的?不至于吧,撑死了就是成年男女睡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觉而已,至于追回国吗?

“开个玩笑?”男人轻笑一声,“你该庆幸你没碰到她。”

“是是是,我没碰她,一下都没有碰!”傅烨烁顾不得他是在嘲讽,连连点头。

“打断他的腿,扔远点。”随着男人话音落下,一个瘦小的像猴子一样的男人走进来,一脚将傅烨烁踹翻在地,单手拎起他如拎破布一般走了出去。

随即,一阵杀猪般的哀嚎声穿过没关严的门缝传进来,虽然转瞬就被扼制消失,还是将黎漫漫惊得回过了神。

对上男人那双充满侵略性的黝黑眸子,黎漫漫连连后退,试图和对方讲道理,“那什么,你冷静点,我现在已经嫁人了,我丈夫是臣冕集团总裁傅瑱玦,你、你还是快走吧,他可是个心理变态,会打死你的!”

男人自我介绍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眉头一挑,“心理变态?怎么个变态法?”

黎漫漫为了说服他,尽量解释的让他有代入感,“他那方便不行,你知道古代太监很多都变态吧,比如东厂西厂什么的,那方便不行就见不得别的男人行。这里是我和他的婚房,一会儿他回来看到你,你就死定了。”

“哦,那你是觉得我很行?”男人饶有兴致的问道。

“行行行,你可太行了。”好家伙三天啊,你不行谁行?黎漫漫要哭了,“你快走吧,他一会儿就会回来的。”

傅瑱玦满意了,一把抓住黎漫漫的手腕将人拽进怀里,不顾她的挣扎,抬起她的下巴含住柔软的唇。

只是唇贴着唇,没有深入,困扰了他一天的呕吐感瞬间消失,反而身体的每一寸都在诉说着满足。

傅瑱玦睁开眸子,野兽锁定猎物一般看着怀中人,果然他猜的没错,她不仅不会触发他身体的排斥,而且还能缓解他由此产生的生理症状。

真是颗完美的解药。

得到了结论,傅瑱玦放纵自己顺应本能沉沦进去,吻的急切而深入。

黎漫漫的挣扎变得无力起来,眼角含着的泪珠滚落,心中满是仓皇,完了,别说讨好傅瑱玦帮忙找人了,她能不能活过今天都说不准。

带着被傅瑱玦发现自己和人苟且的恐惧,黎漫漫被男人蹂躏了一夜。

第二天听到佣人喊男人大少爷,才将昨晚发生的一切串起来,意识到自己被人耍了!

等佣人离开,黎漫漫抱着被子怒视男人,眼睛瞪得溜圆,“你就是傅瑱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