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凭什么?(1 / 2)

y国ln,某shotba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包厢中,俊美高大的男人放下酒杯,拎起手边的西装外套起身离开。

其他人对此毫无意外,多一句废话都不敢有,众所周知傅少从不参加午夜场,这是规矩。

‘咔嚓——’

男人刚打开门,门外一个酒味混着香风的柔软小身体猛地撞了进来,径直撞入他怀中。

屋内响起齐齐倒吸凉气的声音,其中有两人甚至紧张的站了起来。

男人黑眸闪过一抹暴戾,下意识要将怀里的人推开,手却在触碰在怀中人肩膀的时候,他敏锐的察觉到身体不同以往的反应,手改推为抓,将女人扣在怀中,贴的更紧。

一股从身体最深处激涌而出的陌生渴望,让男人黑眸中亮起了耀人的光。

来参加毕业聚会的黎漫漫在察觉到自己身体发热,眼前开始出现重影的时候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她本能的推开了所有朝她伸过来的手,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直到晕头转向的撞进了男人怀里,她仅剩不多的一点理智还在催促她推开眼前的人,逃跑。

可手在隔着丝绸衬衫触碰到男人温热的体温时,身体却背叛了脑子,手像蛇儿一般纠缠住衬衫领,想要得到更多。

药物猛烈作用下,一股热流顺着尾椎骨窜入小腹,她忍不住哼咛,陌生的感觉让她眼里涌出泪意,在眼尾氤氲出一抹诱惑的红,如桃花绽放,诱惑可人。

男人黑眸一暗,弯腰打横将人抱起来,径直离开了包厢。

屋里人隐约听到男人对经理说:“带我去顶楼的房间。”

shotba

上面就是五星级酒店。

包厢里站着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江崇锦舌头顶顶腮帮子,难以置信:“老卓,我眼花了吗?傅瑱玦竟然公主抱了一个女人!他没有恶心没有呕吐,没有脸色煞白的像马上要去见阎王爷。”

卓陶玩味的点头应和:“真是稀罕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哈。我还以为他新婚夜要靠咱们打晕他才能度过。”

*

一个月后,天城黎家

“你不嫁也得嫁,我白白养了你二十年,还送你出国留学,现在该是你回报我的时候了!”人到中年身材发福的黎正德面对女儿的坚定拒绝,表现的漫不经心,似乎笃定她无法逃离自己的掌控。

黎漫漫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答应婚约的明明是黎菀菀,凭什么要我替她嫁过去收拾烂摊子!!!”

“当然凭我们菀菀没有一个跟人私奔的妈啊!”身着奢牌套装的女人矫揉造作的依靠在黎正德身边,欣赏着自己新做的美甲。

黎漫漫气急,“你闭嘴!我妈绝对不是那种人,你一个不要脸的小三凭什么说她!”

她母亲五年前车祸昏迷,从此成了植物人,同车遇难的还有一个男人,明明谁也不清楚他们到底什么关系,她母亲就被污蔑是和人私奔。

法律不允许黎正德在妻子重伤时离婚,他就带着小三和他们的私生女登堂入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