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取样(1 / 2)

负罪追踪 陈一水 1579 字 2个月前

其实,大家也都只是嘴上说说,图个热闹,这一群,差不多都是一起长大的,谁会不知道谁什么样子?

只不过,任泊忻算是他们这一伙富二代里,最有出息的那个,算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因为他从小成绩好,情商高,性格也好,技能和才艺众多,所以,就被这些朋友的父母们拎出来,常常当“正面教材”。

还有就是,任泊忻家里的生意做得很大,主要就是医药方面,涵盖面极广,而且,还经常搞慈善,做的是救人于水火的行当。

而其他人家,和任泊忻家里相比起来,房地产业什么的,听着就少了些排面。

任泊忻不仅有的是钱、而且,父母对他信任有加,十分放心,那他手里的权利也就大。所以,他理所应当地成了这群富二代们的“领导人”,大家都对他十分服气。

不过,他最近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放着家里的生意不愿意接手,非想要去基层“锻炼锻炼”,体会人生疾苦。

任泊忻双手插兜,往前走了几步,在一处躺椅上坐下,他坐的笔直:“先给你们说好了啊,我今天,纯粹是来请客的,顺便来看看,待两个小时,我就回去,不喝酒了。”

叶晋明一听,不乐意了,“我说任泊忻,你这就没劲了。怎么,你是中央巡查组,来巡视的吗?”

任泊忻闻言,笑着拿起一颗葡萄砸了过去。

不过,几分钟之后,大家看着那十几万一瓶的酒不停的上,也就不去计较任泊忻不喝酒的事了。

任泊忻的时间观念很强,说两个小时,就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一到,他就神神在在的起身,准备抛下这群醉鬼回去。

******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刚蒙蒙亮,任泊忻便接到了电话,是沈方瑜。

“什么情况?”任泊忻因为睡得比较晚,声音有些沙哑。

“盛世娱乐会所,发现了一具尸体,在一个包间的厕所里。今天早上,打扫卫生的阿姨报的警。”沈方瑜的语气有些严肃。

任泊忻闻言,“腾”的一下,猛地坐直了,“行,我马上到。”

不到十分钟,任泊忻就换好衣服出门。走到路稚瑶家的门口时,他的脚步明显停滞了下,接着快步走到电梯间。

任泊忻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现场,现场已经进行封锁。他将车停在路边,疾步上前。

“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任泊忻。”他报了自己的名字,又将车钥匙抛给了一旁的那警员,指了下自己的车。“要是挡道儿了,你就挪一下。”

说罢,他快速进去。

“什么情况。”任泊忻走到沈方瑜面前,问道。

蓝悦此时已经完成了简单的尸检,她凑上前来,“死者,男性,初步判断,年龄在二十岁至二十四岁之间,气管和支气管腔内,充满白色泡沫液,基本符合溺死的特征,死亡时间大约在6个小时左右,但是……但是诡异的是,他的心脏缺失。”

任泊忻有些不解,“蓝法医,你这个‘心脏缺失’的‘缺失’,意思是……?”

“意思是,他的心脏被人给挖走了。”蓝悦回答。

任泊忻的眉头皱了起来,六个小时左右,那不就是自己昨晚回来的前后吗?这么巧?

“还有什么?”

“死者的怀里,抱着个人皮娃娃,娃娃身上有记号,这记号,相信您不是第一次见了。”蓝悦看了一眼任泊忻,“至于……关于死者更加详细的尸检报告,还有人皮的报告,我需要回到队里再次尸检之后,才能给你。”

“好。辛苦。”任泊忻看着周围,问沈方瑜说,“对这里的游泳池,还有湖里的水,取样了吗?”

沈方瑜面上有些无奈,“说到这儿,我也不理解,为什么KTV有游泳池,还有湖。”

“会所,高档会所。”任泊忻提醒道。

“OK。我们只看了包间和公共厕所的洗手池,那些下水口都是堵不上的。这么看来,最起码这些包间里,不可能有地方、能把一个人的头给按进去溺死。”

蓝悦接过话,一脸愤然,“至于那游泳池,别说去取样了,我们就说想去看看,他们的经理都不同意,说,除非我们带着搜查证过来,否则,那些地方是高级VIP才能去的,我们不能过去。我真是理解了,何为‘有钱有势了不起了’。”

任泊忻一听,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他招呼旁边的警员。

“把他们的安保经理重新叫回来。”

沈方瑜有些犹豫,“能行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过了五分钟,那经理一脸不耐的回来,“我不是说了,没有搜查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