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任泊忻(1 / 2)

负罪追踪 陈一水 1750 字 2个月前

小警员看着大家,干脆也不再卖关子,和盘托出,“就发生在老局长住的小区里,干脆都不用费劲去报警!收到娃娃的那人,直接就屁滚尿流地、去敲老局长家里的门了!”

“什么情况!这么恶劣!”得知情况的众人,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咱们市好几年都没有发生过…..这么恶劣的案子了吧?”

“对啊!”

“估计马上就要开会了,坐好吧。”

“来了来了。”

在局长办公室的大门、推开的下一个瞬间,大家迅速收起刚刚八卦的劲儿,一个个站的笔直,等着领导分配任务。生怕自己是那个被先开刀的倒霉催。

“我相信,大家都已经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说完这句,老局长还特意朝着所有人都扫视了一圈,给足了压迫感之后,接着,才继续开口。

“就在刚刚,我市发生了一起、极为恶劣的事件。有犯罪分子用人皮,做成玩具娃娃,并且,就这么大大咧咧地,伪装成为快递人员,将娃娃送到别人的家里。”

“那他这么做的目的呢?恐吓?”刑侦大队一队队长,沈方瑜问道。

“暂时不明。没有只言片语,没有留下任何信息。”陈局长显然已经掌握了全部的信息,他说道。

“那…..现场呢?”法医蓝悦接了一句。法医只有看到现场,才有用武之地。

“也没有。或者说——暂时没找到。”陈局长明显有些惆怅。“但是,娃娃已经送检了。”

“那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是要先做什么?”沈方瑜有些疑惑。这个案子,现在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没有转交到他们这边。

陈局长摆摆手,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窗外由远而近地响起了一阵轰鸣声,紧接着,是一声短促地、车胎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这不就来了。”陈局长的语气里带着些欣喜,说着,看向窗外。

大家跟着他的目光看去——

外面,高调的宝石蓝色跑车上,下来了一位少年。即使现在已经是寒冬腊月,但是,来的人依旧穿的很飒。

深灰色高领毛衣,外面是件简约的驼色中长款毛呢外套,略带英伦风的浅灰西装裤,那裤脚却是也被他塞进了靴筒里。

远远的看去,粗略判断,来的人少说有一米八五。

“这谁啊?”

“这么有排面?”

“什么来头?”

那少年迅速绕过前面的大厅,在众人的议论纷纷声中,敲响了办公室的大门。

“各位,早啊。”他笑着,温暖的笑容似是要融化冰雪一般。

正是任泊忻。

陈局长立刻迎了上去,亲热的拉起他,“哎哟,你来的刚好,我们正在开会。就等你了。”

他扯着任泊忻,重新回到了刚刚自己站的位置上。

陈局长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任泊忻同志。他接受省里的命令,前来协助我们调查这件案子。同时,我们也要协助小忻,完成他的任务。算是……我们的特聘顾问。拥有“便宜行事之权”。至于他保密部分的具体工作和身份,我现在还不能透露。”

任泊忻就这么安静的站着,任由大家打量,他沉静且内敛,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脸上带着招牌式笑容,不做言语。

“我怎么觉得……他这名字,听着倒是有点熟悉?”法医蓝悦小声的嘟囔着。

一旁的乔一月朝着蓝悦暧昧的眨了眨眼,挤兑她,“是不是有钱的帅哥,你都觉得熟?”

“你别闹。”蓝悦用胳膊肘顶了下乔一月,极力的思考着,突然,她一拍胳膊。眼睛震惊的瞪大了,她看向面前的任泊忻。

“他!难道就是那个‘臻忻医药’的……”蓝悦的声音越来越小。后来干脆没有声音了。因为,她也不敢肯定,或许就是凑巧了呢。毕竟,景沅市这么大。

不过,好像没有人注意到,她说了什么。

大家都在热烈的讨论,这个“空降顾问”的到来,到底所为何事。

只有任泊忻朝她眨了眨眼。

一时间,办公室里质疑声四起,“陈局,暂且不说我们还没有弄明白、这件事情的经过,而且,更没有判定案件的性质,怎么突然就......”

沈方瑜作为队长,直截了当地提出问题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