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茅塞(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1287 字 4个月前

一条睢水河,将睢阳(河南商丘)与沛郡首府相县(安徽省淮北市)相连,此处地理位置不南不北,冬天也不太容易封冻,是梁楚要冲。只可惜相县在赤眉闹腾时被烧,如今只剩下残垣断壁,第五伦的“征吴”大本营,遂选择落在同处睢水之畔的灵璧县。

武德三年十一月初,第五伦刚在灵璧安顿下来,便收到了分别来自曲阜、城阳的消息。

“绣衣直指使者刘盆子已促使孔氏、颜氏击赤眉于曲阜,鲁郡举义归魏。”

“此外,光禄大夫、大行令副丞伏隆亲入莒城,说得张步归顺。”

看罢这两个好消息,第五伦对面前两位负责外交与情报的臣子笑道:“此番东方之役,绣衣卫与大行令都立了大功啊。”

绣衣都尉张鱼立刻应道:“是陛下慧眼识人,将刘盆子交给臣来调教,刘盆子身世及在赤眉军中经历,最适合潜入曲阜,其兄长又在南阳为官,兄弟互为人质,忠诚亦十分可靠,故臣大胆任用。”

这趟任务,若刘盆子失手被杀,那是他无能,张鱼能报了此子在宛城告状的过节。若有了功劳,则张鱼又占了“用人得当”“不计前嫌”的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刘盆子的作为,确实超出了张鱼的预期,按照信中的说法,刘盆子先散播谣言,说赤眉在前线战败,要杀光孔、颜两氏,抢女人掠粮食逃上泰山——按照赤眉一贯做派,还真有可能,刘盆子自己便是最好的证据。一时间,曲阜著姓惶恐不已,刘盆子再一煽动,促使他们下定决心,提前举事。

两家振臂一呼后,曲阜人也纷纷加入,经过数日乱战,将赤眉军赶出了城郭。其他各县纷纷响应,赤眉在鲁郡长达一年半的统治,不出一旬就土崩瓦解,徐宣为了赤眉实现“王侯将相”而做的努力,果然毫无用处,他们到头来还是没有根的浮萍。

这些手段,张鱼总觉得有自己的风范,刘盆子机敏聪慧,加上是桓谭的弟子,往后恐怕会继续被皇帝重用,还是设法将他调离绣衣卫罢,以免抢了自己风头……

“但他毕竟姓刘,其心必异啊。”张鱼如此告诉自己,勿要有嫉妒之心,刘盆子的姓氏,限死了他的未来。

同样是下属立功,大行令冯衍就没那么高兴了,伏隆按理说是他手下没错,但伏隆要家世有家世,要出身有出身——第一次文官会试第二名啊!他的奏疏一向直达天听,越过冯衍直接听从第五伦调遣。眼下老冯衍心里虽不是滋味,但也只能恭维地借着夸伏隆,赞一赞第五伦大胆起用新人……

“伏隆过去只是以节操立名,今日再看,实有张骞、苏武出使之才也。”

话语背后,冯衍也有种“后来者居上”的危机感,他亲自奔走的成家、荆楚两国,或成效不大,或有了进展却被岑彭、张鱼给破坏了。亏得伏隆只说降了一郡,若张步带着齐地七十二城归顺,那他这上司,往后可压不住下属,更得担心哪天要让贤喽。

却听第五伦道:“赤眉残部虽尚未甄灭,但后失老巢,在鲁郡人人喊打,前有李忠、巨毋霸进剿,已如秋冬蚱蜢,跳窜不了多久。”

按照第五伦预想,徐宣和赤眉残部最好的出路,大概还是回泰山继续做盗寇……

“而海岱之地已门洞大开,耿伯昭及盖延的骑兵,南下便畅通无阻!”

第五伦催了小耿多次,如今战略意图顺利实现,鲁地、海岱两地,乃是主战场的侧翼,若两地迟迟不下,这场“徐淮会战”,第五伦还不敢放手去布置。

而今,他已再无后顾之忧!第五伦已在淮北集中了十万之众,加上耿、盖二将,这场战争,魏军的可用兵力,起码是吴军三倍!

第五伦心情颇好,给刘盆子、伏隆二人发去赏格赐金,是日还约上为他总领后勤的右丞相窦融,去灵璧附近看一看楚汉古战场遗址。

一君一臣在亲随保护下,跃马于睢水之侧,按照当地向导的说法,这附近有一处低洼的沼泽,便是楚汉灵璧之战的地点。

当时刘邦带着五十六万联军,在彭城被项羽打得大败,汉军南逃至灵璧,为楚军追上半渡而击,死者十余万,致使睢水为之不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