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马鹿(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1714 字 6个月前

马武这一生中,见证过两次大汉的建立。

第一回是六年前,在南阳淯水边的沙滩坛场上,乱糟糟的绿林军陈列聚会,刘玄半推半就地上了场,这更始皇帝南面而立,接受马吾等人朝拜,刘玄向来懦弱,见此万人齐聚的场面,竟羞愧流汗,举着手支支吾吾,连话都说不顺溜了。

当时马武支持的是刘伯升,见状颇为看不起更始,气愤地对一旁的刘秀低语道:“如此妄一男子也能当皇帝,我看非但伯升比他强,文叔都胜过十倍!”

那会,刘秀只是莞尔一笑,然而一语成谶,绿汉果然是建在沙子的帝国,很快就崩溃四散。而马武有幸在沛县泗水亭,又见证了一次大汉复兴:这回,登基的人,正是继承了乃兄志向的刘秀!

和庸碌的刘玄截然相反,建武皇帝刘秀是天生的君主,其手腕足以制约驾群臣,定都于江都后,曾经召集马武等人大会,与他们庆功叙谈时说:“今日在座者,皆为列侯将相。然若是无王莽篡汉,至今仍是孝宣子孙在位,朕恐怕只是舂陵一普通宗室,在家务农卖粮,而诸卿不遭此际会,自度爵禄几何?在做何事?”

那时候,刚刚成为大司徒的邓禹率先发言:“臣少尝学问,可为一郡文学博士。”

刘秀笑言,说邓禹作为大族邓氏的子弟,志行修整,完全可以做管功绩进退的郡功曹嘛。

等终于轮到马武时,他迫不及待,大着声音嚷嚷道:“臣下凭武勇,可以当守尉,督捕盗贼!”

岂料刘秀却点着他笑道:“马将军不去当盗贼就已经是万幸,就算在盛世,也恐为大盗,不知要杀几个守尉、亭长。”

不知是因为那句“你当皇帝都比刘玄好”,还是因为娶了马武的妹妹,刘秀对马武是偏爱的,马武生性嗜酒,豁达敢言,那一日醉后,他竟在御座前当面折损同僚,评论他人长短,没有避讳和顾忌,惹得同僚们怒目而视。

换了老祖宗刘邦,估计要暗地里恨得磨牙了,但刘秀也不怪马武粗鄙,一直放纵,甚至连马武醉卧大殿都不以为忤,反而将毯子披到了他的身上。

马武心里感激,但这毯子似乎有些重,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痛感猛地恢复,马武惊醒过来,身上几乎无处不痛,从额头到腿脚满是伤口,最严重的是那根穿透他腹部的利箭,这是六石弩的杰作,自破损的甲衣缺口扎入,腹中的内脏肯定被搅得一团糟,血依然没止住,随着担架移动,一滴滴落在地面上。

这时候,马武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绑在一副担架上,由人抬着向前,难怪梦里都那么紧,转头望向左右,所见尽是凄惨倒毙的尸骸,炎炎汉旗烧了一半,沉沦于污泥之中,被魏兵践踏在脚下。

马武想起来了,他奉邓禹之命向西进军,却遭到敌人两倍兵力围困,而后几度试图突围,都未能得逞——敌人有上千骑兵,短距离内,他们靠两条腿能怎么跑?

而后来,岑彭收拾完邓禹,挥师返回,将马武重重包围,他带兵战斗了一天一夜,终于无法支撑,亲卫死尽,赶在马武自刎前,魏兵一拥而上将他擒获。

“马将军醒了?”

一个宽大的脸庞凑了过来,是擒获马武的魏将,他心情极好,低头看着马武笑:“将军不认识我,其实我也曾在绿林中效命过。”

此人正是魏军校尉于匡,乃南阳析县人,做山贼起家,刘伯升征关中时加入,但随着汉军败绩,立刻脱离了绿林,转投第五伦,和其他绿林降兵一起,隶属于岑彭,又打回了南边。

于匡投魏后,最大的业绩,就是曾护送过冯衍这家伙入蜀,但如今冯衍和岑将军闹掰了,这份经历对他而言,是负业绩。

岂料上天作美,让于匡接到了堵截马武的任务,竟在无数抢功的“兄弟部队”插手下,依然捉住了他,此人是汉皇刘秀的妻兄,东汉核心人物之一,汉魏交战以来,被擒的最高级别将军!

“听说将军过去是贼,我也是贼,后来将军效命绿林,我亦然。”

于匡反劝起马武来:“如今不幸被俘,马将军不是与岑将军有旧么?若愿投魏,我朝大门依然敞开!”

马武却作重伤气息微弱状,让于匡凑近来,岂料竟忽然双目圆瞪,张口咬住于匡耳朵,死命扯下一角,于匡头上顿时鲜血淋漓!

马武唾了一口血唾沫,大骂道:“乃公纵为盗,也是大盗,又岂是你这等小贼能比的?”

然后就猛地挣扎,这混乱,导致抬担架的士卒脱手,马武面朝下,狠狠摔在地上,结果就是,使得那枚插入腹中扎得更深,后背也浸透出大量鲜血!

等到岑彭终于见到这位“故人”时,马武的伤势更重,他失血过多,脏器破损,又昏了过去,苍白的嘴唇里只喃喃念着:“死亦为汉鬼……”

岑彭叹了口气,令魏兵用冷水泼醒他。

马武睁开眼睛,看到被校尉群吏如众星捧月,以胜利者姿态居高临下看着他的岑彭时,晃了晃头才辨认出来,只冷笑着骂了一句:“岑君然,早知今日,当初在宛城,伯升大王便不该宽赦汝!”

五年多前新朝覆灭,岑彭坐困南阳,无奈之下,只能奉严尤遗命降汉。岂料严尤想让他活,自己也已存死志,那一日,岑彭匆匆安葬了自尽的严伯石后,带着部下在宛城门前跪迎“王师”。

进来的是一群衣裳五花八门的军队,入宛第一件事是大抢特抢,唯刘伯升部下军纪尚可,而马武、王常等辈,都与他一同入城,接受了岑彭的降服。

然而今日,胜败异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