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你若以礼来降(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1979 字 4个月前

作为绑绳子的人,第五伦倒是意气风发了,但对于被缚住的一方而言,这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陇西郡位于凉州刺史部最南边,山隘林立,渭水横亘,但并没有陇山那种天堑之限,败退至此的陇军,主要防御的地点有两处:最东边的上邽、冀县、西县三城,这一片是秦人起家的“西垂之地”,互为犄角,而魏军需要渡渭水来击,隗嚣安排了麾下大将杨广与蜀地援军镇守。

最西边则是陇西首府狄道县,由隗嚣带上万兵亲自镇守。

“陇西就像一根竹木,夹于山间,唯独两头有通道,把住东西,靠着鸟鼠山等阻隔,魏军便无法从他处进来。”

这是隗嚣作此部属的原因,而第五伦显然也懂这点,一面让万脩带着主力进攻上邽等城,同时又令吴汉绕到西头。

羌人里也有隗嚣的朋友,吴汉破金城、绕皋兰,同羌部借道等事瞒不过他,十月初时,隗嚣就做好了抵御吴汉的准备,并派人赶赴羌部,希望收买他们,替自己袭击吴汉。

“狄道以北虽有河谷大道,但地形狭窄,魏军上万人马,恐怕要拉出十里的队伍,若羌人能助我袭之,必叫吴汉举步维艰!”

但隗嚣的如意算盘落空了,陇右使者前往沿途五部后,悻悻而返。

“礼物收下了么?”隗嚣可是下了本钱,陇西府库里仅剩的丝帛阴器都送去便宜诸羌了,但对方却是拿钱不干活的。

“罕、开、钟等部亲眼见魏军击破金城,又得了点好处,皆借口与邻部火并,抽不出人来,不愿出兵助我。”

“先零羌王呢?”隗嚣仍不死心,先零羌是西羌最强大的部落,坐拥羌兵万余,是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

但墙倒众人推,先零王平素与隗氏处得不错,眼下却也不想掺和:“先零王说,大河以南的事情,他不管,也管不到。”

陇魏交战,本就是中国之人的事,近处的羌人乐得看热闹,谁输了就打劫谁,反正不会亏。远处的先零等羌,也不愿为了隗嚣一句空口承诺,就冒侵犯其他部落领地的忌讳,大老远跑来助阵。

从羌部处无法获得支援,隗嚣麾下的良家子们却请战之声不断:“大将军,魏兵远道而来,立足未稳,前锋已迫近狄道五十里,后续之众却在百里外,不如集中骑从,与之决死一战!正是我军速进破敌的大好时机,所谓迅雷不及掩耳,势在必然。”

但隗嚣在街亭南山吃过吴汉的亏,对此将心里有些犯怵,只摇头道:“吴汉善野战,如今轻兵深入,粮草难继,周边多是荒山羌部,也无处可掠,他正要和我军于河谷争锋,以求速战速决,若主动出击,反而中其下怀。”

“狄道乃秦汉坚城,洮水环绕,不如凭借高壁深沟守备。吴汉若至,恐我袭其后,当不敢绕过狄道南下,只能强攻,兵书上说:‘攻城用的战车等都需要三个月时间才能制成。’轻兵远入如何能仓促办到?我兵力不少于他,魏军蛾附则必损失惨重,如此可挫伤敌人锐气。待到吴汉士气衰竭,粮食将尽,那时攻守易势,主客不同,何愁魏军不灭?”

隗嚣的保守性格,决定了他此战必取稳守之策。

但问题在于,狄道城虽是郡府,却也没法待下上万兵马,必须稍分之。

又有人提议:“将军,狄道城北三十里外有秦长城及秦故关,可调拨数千人守之。”

隗嚣却依然不同意:“魏将吴汉骁勇,向前分兵,还得从狄道运粮支援,反而会遭其猛攻,使我首尾南顾,不宜。”

他拨出四千兵来,在狄道以南三十里外的安众县守备,一面可以就近补给,同时也为防吴汉这莽夫不按常理出牌,绕过狄道继续南侵,以逼陇军出城决战。

能绕开一座,两座呢?隗嚣就没打算和吴汉硬拼,就拖着,拖到冬雪降临,吴汉就不得不退,他就又能多做一年陇右王了。

万事俱备后,隗嚣令人坚壁清野,其实也没什么好清的,陇西本就地广人稀,时值初冬,天气已有些寒冷,平素道路上也见不到什么人。

而吴汉一方的前锋,也颇为小心,这些山间可是很容易设埋伏的,他们抵达狄道城以北三十里的秦故关处,吴汉抵达后,利用现成的关城设立大本营。

此地荒废许久,吴将军在这片残垣断壁上游走,城墙、城障、烽隧全由黄土或砾石夯筑而成,乃是秦长城的最西端。

他只拍着土墩道:“这长城拦得住羌胡,却拦不住我!”

旋即,吴汉看向卡在真降和诈降之间的牛邯:“牛护羌,你且说说,这狄道,该如何打?”

“强攻恐怕不易。”牛邯纵是心里不愿,面上却得配合:“前汉时,西羌数次骚乱,围攻狄道,多时有数万之众,此城却安若磐石。”

“绕过去呢?”

吴汉确实想打野战:“狄道是陇西门户,但这附近河谷平坦,大军可从容越过,南下深入腹地。”

打进去后,就能以战养战,解决迫在眉睫的军粮问题了。

牛邯依然不看好:“斥候回报,说隗嚣分兵守南面安众县,两县互为犄角,将军亦难攻克。”

“那就不攻城,只抢掠乡邑里闾。”吴汉笑道:“孺卿,你家庄园在何处?”

这话说得牛邯血压猛增,他就是狄道人,不过宗族家眷应该都被隗嚣带去城里了,庄园也坚壁清野,空落落的,十月份地里也没多少庄稼,魏军的抄粮队所获不多,但侮辱性极大,只看得城内陇兵义愤填膺。

牛邯还在心里暗骂,不想吴汉却叹息道:“看来只能用陛下临行时所提之策,攻心。”

说罢望向牛邯:“就劳烦孺卿这狄道人,去狄道城下,劝降隗嚣了!”

让他当面劝降?这不是要家眷的命么?牛邯说什么都不答应。

但吴汉却也没给他拒绝的机会:“孺卿不需开口,只往城前一站即可,你要说的话……”

吴汉让人找出那份随诏书一起送来的书信,笑道:“孺卿要说的话,陛下已让文士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