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再造共和(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1902 字 4个月前

徐宣等人万万没想到,樊崇与田翁交谈后,一夜之间就变了主意,召集他们,宣布要取消刘姓放牛娃们抽签选皇帝的仪式,而要走另一条路。

“共和?”

徐宣虽曾做过狱吏,但文化水平仅限于听过一两本经术,根本不知史上还有这么一段。

还是那“田翁”摇头晃脑道:“昔日周厉王引发国人暴动,出奔于彘,于是召公、周公二相行政,号曰‘共和’,期间一共十四年,天下没有君主,二相治理宗周,修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这才有了后来周宣王中兴。”

王莽信的,当然是太史公书上的叙述,但在场众人谁也想不到,这位首倡共和的田翁,就是出奔的“周厉王”。

王莽道:“如今天下无主,诸汉林立,贸然立帝不妥,更何况是抽长短签来决定?实在是太过儿戏,与其争执不休,倒不如效仿古制,再造共和!”

徐宣都没搞懂,其余两位三老文化水平更低,想起俘虏营中有几位大儒,派人去找。才知道桓谭因病被留在沛地了,如今军中最有学问的人,当数刘盆子的兄长,刘恭。

刘恭作为城阳景王的后代,式侯之子,少时也曾拜名师,通习《尚书》,辩起经来一套一套的。可当他被徐宣等人喊去与“田翁”对峙时,才发现自己那点学问比起这老人家,简直是萤光与日月争辉!

田翁不但通晓五经,各种生僻的典故信手拈来,让刘恭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竟反为田翁说服。

“田翁引用《尚书》,皇帝过去就是天子,天子作为皇天之元子,应该执守大道,允执厥中,不偏不倚,代天牧民,及于万物。”

“而群臣百僚则代天子治民。”

“倘若天子缺位,贤人暂代天子与天沟通亦无不可。”

当年王莽就空置帝位,干过几年“摄皇帝”的活,对这一套话术当然不陌生。

而共和个五年、八年后,再选出合适的天子即可。

刘恭倒向共和,也有他的私心:刘姓宗室们被赤眉所掳,觉得这支流寇迟早必败,若是有人被立为皇帝,于其他人处境其实并无改善,还要整天面临被戮的危险,一旦赤眉覆灭,做皇帝的人定会遭殃。

如此皇帝,不做也罢,倒不如从了田翁之言,让赤眉三老们自己折腾去。

徐宣等人不太满意这个结果,只盯着王莽低声议论:“樊三老身边有小人啊……”

但樊崇的号召力是无人能比的,赤眉军中也有不少人对拥立刘姓做皇帝持反对态度,相比之下,这“共和”反正也没人懂,听上去像那么回事,就这样草率地通过了。

王莽建议,樊崇可自任为“周公”,徐宣为“召公”,谢禄为“太公”,杨音为“毕公”,复周朝时名臣之号,搞一个四公共和——在王莽的叙述下,这个“公”不是公侯伯子男的公,而是天下为公的公!

然而樊崇不喜欢这些旧贵族之名:“还是直接称樊公、徐公、谢公、杨公简单明了。”

外加在彭城郡为赤眉把守后路的另一位三老逢安为逢公,最后是五公共和。

王莽垮了脸,怎么又是五?过去这是新朝吉数,可现在王莽对这数字深恶痛绝。

赤眉军中其余三老、从事依旧,但也宣布三老往后管万人及一郡,从事管千人及一县。

倒是樊崇经过此事,对田翁颇为激赏,竟让他做了“祭酒”,同时答应吸纳一批读书人进入赤眉,樊崇依然希望保持军中公平,但他们确实不能再像过去那般了。

至于年号,王莽提议是“再共和”元年,可樊崇歪头想了想,决得里面必须有赤眉的色彩,遂指挥着刘恭,写下了两个字。

“从今日起,便是赤和元年!”

……

“恭贺陛下!”

崔发被老王莽一通操作惊得目瞪口呆,还以为皇帝想要死灰复燃,等夜深人静时,便来向他祝贺:“得了这三十万虎贲相助,恢复新室,让陛下重返皇位指日可待!”

崔发有一点没说错,王莽对赤眉确实寄予厚望。

为何偏偏看中赤眉呢?王莽想起赤眉军初起时,青、徐贼众数十万人,却没有文号旌旗表识,朝中感到奇怪,王莽当时就说:”这难道是像古时三皇之兵,没有文书号谥邪?”

他这番话被严尤嘲笑,说陛下你错了,这是因为赤眉军太过草根,不懂这些罢了。

可现在王莽觉得,严尤错了,他对了!相比于王师、绿林,赤眉最为纯粹,确实是三皇五帝之兵!

但崔发还是小看王莽的理想了,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重建新朝,更不是要再做皇帝。

王莽叹了口气,说道:“在汉中时,予尝终日而思矣,回想当初,本意是要恢复尧、舜、禹三代之治,可天下事为何越发败坏?”

崔发顿首:“是群臣误了陛下,是臣等无能。”

“不,不止群臣有过,予亦有大错!”

王莽痛定思痛道:“予犯的第一个错,就是在代孺子婴行政时,竟然被众人迷惑,一时糊涂起了私心,接受了摄皇帝的名号,想要将刘氏天下变成王氏所有,于是从假皇帝到真皇帝,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王莽只觉得,那是一条歧路!

“古人云,三皇官天下,五帝家天下,而秦始皇称皇帝,欲使秦传万世,则是以一人之私心畜天下。”

王莽嫌恶地说道:“余摒弃秦政,不称朕称予,但竟迷了心志,保留了皇帝之号,欲使新室传三万六千岁,这是效暴秦故事,大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