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真香(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2167 字 4个月前

当隗嚣继续向东进军,抵达盩厔时,本地负隅顽抗的“百姓”照旧欣喜相迎,期盼西汉能保护曾投靠刘伯升的他们不被第五伦抄家。

而也是在此,隗嚣遇上了几位来自长安城中的经学大儒。

“国公。”

隗嚣熟悉经术,常与刘歆在太学厮混,对这些人自是颇为熟悉,连忙搀扶起为首的皓首老儒,此人叫国由:“国公在孝平时为议郎,又是《易》博士,嚣也曾多次听过你讲学,颇有所得……”

后面的资历更显赫,但隗嚣打住没说了,这国由在新莽朝廷炙手可热,王莽为太子置六经祭酒各一人,他就是其中之一,秩上卿,为祭酒,也算刘歆一党。

可等王莽太子被废时,国由就灰溜溜,回太学继续做他的博士去了。

“太学如何了?”隗嚣对太学的消息,就是王莽败亡前夕带着太学生们哭天抢地,然似乎没将老天感动,终究没能阻止第五伦。

国由没了过去的雍容高雅,白发被冬风吹得有些乱,紧紧裹着穿得太久油腻腻脏兮兮的皮裘,垂首道:“数千太学生自第五入京后,就陆续陆续归降散走了,等到刘伯升进长安时,一把火烧了王莽九庙,火星波及太学,燃了几舍。还住在那的太学生也不敢待,或去渭北投第五伦,或奔右扶风报效将军。”

但国由家在长安,不舍得家当,宁死不走——毕竟他当初还嘲笑过同里的邻居张竦,如今也没脸皮去投第五伦。

说话间,忽闻雷鸣,却是国由肚子咕咕作响,颇为尴尬。

隗嚣忙让人张罗热饭食,这群昔日割不正不食的大儒,竟吃得狼吞虎咽,看来是饿很久了,这兵荒马乱的,纵有家丁门客护送,能跑到长安以西两百里的盩厔也不容易。

食罢,国由便朝隗嚣稽首:“还望大将军,能解救长安人!”

他一把辛酸泪地说起长安自刘伯升败亡后,这两个多月的处境来。

“十月份时,绿林乱兵没了刘伯升约束,退走时在长安大肆劫掠,抢走妇女,又将各里闾家中所剩余粮也抄走了。”

“十一月,天气恶寒,城中薪食俱尽,长安人熬不住了,不少人开始往外跑,或去渭北投亲戚朋友,第五伦也不禁止。”

“至此,长安城中,就剩下不到二十万人。进入腊月以来,雨雪不止,米斗直钱七千,一斤宫里抢来的铜器,还换不来一斤米。我家还有点余粮,支起一个小磨,自磨豆麦,没有薪柴,就劈了门板来烧火,一日食粥,一日食不托,你看老叟这手瘦得。”

“而许多邻居家,米缸空空,晚上也无御寒之火,好端端一个尚冠里,昔日的阀阅之家,冻馁而死者每天都有三四人。”

“抢掠杀人频繁,有些里闾,甚至有烧人干粪煮死尸而食者。”

“夜晚太冷了,众人纷纷涌入宫室砍梁柱,太液池的芦苇,都被拔光了,建章宫里的果林,也统统成了劈柴。”

从王莽拆甘泉等宫盖九庙开始,再到第五伦搬空好东西,放任长安人自掠宫室,刘伯升连宫苑上林都拿出来分了,汉家威仪一而再再而三被破坏,如今已经践踏进泥地里了。

甚至连隗嚣这西汉的大司马大将军,都没有去加以恢复的心思。

国由说着,随他而来的几个老儒都拭泪不已,曾经傲慢的长安贵戚们,王莽改朝换代也没遭过罪,这次算是尝到饥寒苦楚了。

原来,这就是乱世啊!

等他们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完后,隗嚣一个眼神,霸陵大姓王遵就拍案而起:

“都怪第五伦!”

“粮食都在渭北,在第五伦手中,他禁绝漕船,阻塞商贾,使长安酿成惨剧,此大恶也!”

倒是国由等人面面相觑,经过被绿林抢了一遭、又冻饿两月后,长安人的心态发生了奇妙的变化,骂第五伦的固然有,但更多人都开始怀念魏王入驻常安那个月。

人家军纪总比绿林好吧,更让人记忆犹新的是,第五伦能开府库放粮,免费发!而撤离前,又让长安人进宫室疯抢了一把。若无第五伦给的余粮,他们十月份就饿死了。

数月前没有珍惜,错过了才后悔不已。

长安人走投无路时,去投靠第五伦也是第一选择,现在走得动的,要么跑去渭北求活,青壮也放下自己太学生、商贾、市民的身份,希望来赈济的魏军收留,干啥都愿意。

甚至连国由等人,也被城里人推举哀求来此,也不是为了投靠隗嚣。

国由拱手:“不知大将军,带来了多少粮食来?”

这过去从来不关心五谷的老儒问这作甚?隗嚣很警惕,没有明说,只道“很多”。

靠着陈仓的收成,外加各地豪强被吓唬后凑的部分,足够渭水以南的隗氏兵三军之食。

“够不够让长安二十万人吃?”

当然不够!把整个陇右卖了都凑不出养活京师的粮食,更何况,隗嚣就没打算进长安,高庙也烧了,宫室也空了,昔日人人想要争夺的京师,如今却成了谁也不愿接手的烂摊子。

于是隗嚣只随口道:“够,够,更多的粮车还在后头。”

但国由看出隗嚣话语里的敷衍来,只再拜道:“老叟有个不情之请。”

“长安就快要易子而食了,就要成一个饿殍之城了,如今能救长安的,只有大将军!”

“但若是大将军没有足够的粮食,倒不如退兵,让长安免遭兵戈。”

“从上月底开始,每天都有魏军在长安城北三门开粥铺,还扬言说,第五伦将于腊月时携粮秣薪柴入长安。”

和第五伦离开时的冷冷清清、幸灾乐祸不同,长安人现在是盼星星盼月亮等着腊月到来,让魏王抵达他忠诚的长安。

“但近来又说,因陇右兵将至,长安或成战场,魏军得在外防御,暂不能入城了。”

隗嚣明白了:“国公竟是第五伦的说客?”

“吾等只是受了长安人所托,也来哀求,还望大将军念在长安十余万百姓份上,退一步罢!”

国由等人又嚎哭起来,倒是让隗嚣尴尬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