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汔可小休(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1692 字 6个月前

第五伦根本就没有时间“享受享受”,回到栎阳城后,他仍忙得不可开交。

最先要定下的是渭水、潼塬一系列战争的赏功定爵,此役最突出的功臣无疑是折签渡河的河东张宗,封侯是板上钉钉的事,以为三军表率。

第七彪、郑统等皆有功勋,自当加食户,反正第五伦采取了汉时的策略,将“侯”这个级别的经验条拉得老长:从千户到几万户,很多人前几级的“男、子、伯”升得颇为爽快,到这这一层却得熬白了头发,估摸着彪哥等人到最后都得哭诉:“为大王将,终不得封公。”

这是对勇将的褒奖,一方统帅方面,最突出的无疑是一手策划了潼塬磨盘计划的景丹。第五伦一口气将他从“二千户”级别,提到了三千五百户,挤入功臣前列,相当于送了半个小县的田租给景丹。景孙卿是在“均田”上唯一能理解自己的人,还有大用,岂能光干活不吃饭。

针对渭北三十余家豪强的清算,彭宠、张鱼所在的廷尉署负责栽赃,万脩、郑统负责武力镇压不服者——确实有三四家鱼死网破,聚众反抗。

但在打掉这些豪强后对其田产的抄没,则由景丹具体负责,宣传需要做好,倒不是怕豪强兔死狐悲加入抵抗,而是要提防他们煽动百姓,这也是第五伦反复强调此番作为只针对“暗通刘伯升者”的原因。

相比于景丹,耿弇的褒赏就略逊,加了八百户,堪堪与没参与此战的马援持平而总量稍少,毕竟他在决战前心高气傲,轻视了绿林,导致来歙纵容迂回,差点出了大篓子。

如今小耿正憋了口气追来歙,结果第五伦刚接到的回报,说耿弇已经一口气追到了北地郡去,打了来歙的后队,杀俘数百人,但来歙本人则钻进了北地,而耿弇则歪打正着,接应了被隗氏和北地豪强驱逐的原涉,让他保于泥阳县。

在接到第五伦的加户诏令后,小耿表示羞于接受。

“愿为大王取北地,擒来歙,方敢受赏?”

第五伦乐了,立刻让人传讯,勒令耿弇暂留于泥阳,不得再继续深入北地。

“你转告伯昭,西汉虽趁我与刘伯升决战,偷取北地,但毕竟未曾正式决裂,岂能因其一时心软收留来歙,就公然打着魏国的旗号,与之刀兵相向呢?”

“当然。“第五伦话音一转,对耿弇派来回禀的弟弟耿舒说道:“关中侠客若是仰慕原涉大侠,出于义愤去帮他收复失地,吾等亦不好制止!”

耿舒是耿弇弟弟里比较机灵的,立刻就懂了。

入冬了,第五伦不愿立刻和西汉开战,这几个月,他只想在黄土高原上打打代理人战争,拖住隗氏,让他们难以全取北地即可。

万脩的功赏又次于耿弇,毕竟他没赶上决战。

倒是在对窦融的处置上,第五伦颇费了一番心思。

第七彪目前驻扎在蓝田,仍不忘上了一封奏疏,用他浅显粗鄙的语言和丑陋的文字,狠狠告了窦周公一状!

“好个阿彪,就差骂窦融里通外贼,故意放邓氏兵走养寇自重了。”

第七彪的弹劾,与窦融自己的请罪奏疏,一左一右摆在案几上相互对照,第五伦看乐了。

但窦融应该不是演,他与绿林是老对手了,小长安血债累累,几乎是不死不休;也不是真的菜,毕竟与自己齐名……

“或许就是倒霉透顶,遇上了个难缠的对手。”

“胜负乃兵家常事,临阵偶然失利,情有可原,余深知周公之功!”第五伦亲自写了一封勉励窦融的信。

没有功劳,有苦劳啊,张宗是归窦融指挥的,他能起到关键作用,窦融也算有识人之明,第五伦也不吝啬,给窦周公加了一百户以为勉励。

厘定完众将校的功赏后,第五伦也是殚精竭虑,恰逢史谌一封奏疏递了上来。

第五伦皱眉暗道:“他又要作甚?”

不论是迁宝鼎还是提议开后宫,每次史谌欲拍马屁,都拍到了马脚上,第五伦对这新朝降将耐心已经快到头了。

但今日其上书,却让第五伦心情不错。

“没白白敲打,这次倒是长记性了。”

史谌却是以为,魏王大胜刘伯升,渭北已宁,是时候将王后、王太子接来栎阳了,相应的王宫也得建起来。魏王简朴,一个人可以和官署、书简挤在一起,但王太子年幼,若是被吵到就不妙了……

第五伦召见了史谌:“万事草创,不宜大兴土木,宫室不必重新兴建,汉时离宫别馆在渭北者也不少,距离长陵近者便有好几处。”

史谌注意到了第五伦没有问“与栎阳近者”,因为随着击败刘伯升,第五伦的临时政府,也要转移到五陵去了,毕竟接下来几个月,打掉渭南渭北土豪,分其土产才是关键。

“离长陵最近者是兰池宫,就在成国渠边上。”

史谌还是做过一番功课的:“殿有一座,台有两座,方三里有余,水流曲折,水域宽广,山水相依。宫阁掩映,实为园林佳境。”

第五伦颔首:“吾妻爱兰,那儿离她故乡茂陵也不远,就定在这了。”

这个冬天,他的官府会在长陵办公,与兰池宫有小半天距离。汉时前朝、后宫几乎是紧邻的,后宫干政是家常便饭,但第五伦觉得,二者还是要分开点好,更何况,这也只是暂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