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年年岁岁花相似(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2145 字 4个月前

“伯山,那次邛成侯五十大寿摆了宴席,余与景孙卿来赴会,是哪一年来着?”

摇晃的马车中,第五伦与师兄、奉常王隆同坐,聊起了他们初见的往事。

王隆倒是记得:“是新莽元凤三年,也是九月份。”

“距今已经七年了啊。”

昔日十八岁的小少年第五伦,如今二十有五,算中年人了罢?而王隆,还和以前一样,沉迷于辞赋和文学,一心扑在管好典籍上。

他说道:“那天以秋、菊为引,众人作辞,大王还赋了两句诗……”

“这桩事,我却是记得。”

王隆不知道第五伦所指,顺着这话头提起,魏国肇造,既然要与诸汉分庭抗礼,那即便第五伦不急着称帝,也该有个年号了……

第五伦却早有定论:“也不必议,武德,年号就叫‘武德’。”

他掀开竹制车帘,目光看向外头,长平馆外的场圃中果木成林,这些树木便是邛成侯家的田界。中央田亩阡陌相连,许多大奴在田间劳作,洼地开发成养殖鱼蠃的陂渠灌注,稍高点的地方种着檀棘桑麻,更有放牛马六畜的小牧场,真是五脏俱全的庄园经济。

“树高了不少,看这枝干长的,有的竟伸到了路中央,拦着车马,还会划了孩童的脸。”

第五伦笑道:“该修剪修剪了。”

第五伦排场可真不小,路旁有士卒站立,五步一岗三步一哨。

而黑压压一大群人早已等候在宫馆前,他们看到一辆驷马驾辕的车缓缓靠近,但四匹马居然不是同花色,骊马、騧马、骠马、骝马各一,还是母的,不伦不类。车也颇为简朴,木軨无衣,长毂数幅,蒲荐苙盖,盖上没有漆丝之饰,放在汉时,都是不配与会的存在。

这完全不符合王者仪仗啊!

受邀赴宴的渭北豪强中,有人开始腹诽了,比如一直对被封“男爵”不满的樊筑:“第五伦虽称了王,还是寒门小家子气不改啊,说他是王,威势却连汉时一个侯都不如!”

既然刘伯升已覆灭,他只能指望西汉“王师”早点东征,好兑现发给各家的侯位了。

“也有人暗道,这不是学着王莽,故作姿态么?莫非还要吾等效仿?”

倒是邛成侯王元会说话,对此大加赞誉。

“汉初时,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

“但以天下之大,岂会连同花色的四匹马都找不出?之所以如此,是九州板荡,汉高自上而下行简朴之道也!”

“大王与汉初时一样,君臣皆不忘筚路蓝缕之难啊。”

众人心里讥笑,嘴上却跟着王元赞不绝口,鲜少有人想起来:“魏王昔日到长平馆赴宴,好像也是如此乘车……”

在山呼万贺中,第五伦露了面,也没让奴仆趴着踩背,而是自己跳将下来,他今日穿着一身常服,戴远游冠,带长剑,目光扫过,人人都垂下头朝他作揖下拜。

“都在了?”

第五伦问的是万脩,小耿还在追逐来歙一路往北,越走越远,这场“作战”,由万君游一手指挥,只向魏王低声禀报:“有三家以服丧为由,没来。”

“名单上的?”

“正是。”

八成是当真有“腹反”之迹,心虚了不敢来,但还是太天真,秋后问斩,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躲不掉的啊。

第五伦都懒得问是哪三家不给他面子,只叹息道:“真是孝顺啊,魏国以孝治地方,理当提倡,君游,且让人登门,替我送去唁礼!”

还以为魏王会大发雷霆的豪强们松了口气,也对,素来以孝义闻名的第五伦对孝子们,哪会有什么坏心眼呢?

长平馆虽是王元家,但因为魏王要莅临摆宴席,已经被万脩接手,众人也理解:第五伦起兵到现在,连像样的宫殿都没一座呢!这又是威仪远不如汉的证据:汉、新、魏,在遗老们眼里,真是一蟹不如一蟹。

进了长平馆后,宅院还是多得数不清,屋舍徘徊连属,重阁修廊,但墙上的绮画丹漆却被刮成了白板,也未见趴在门口大嚼好肉的猎犬,奴仆婢女都穿着粗布衣裳,全然没了当年的豪奢。

第五伦越过王隆,看了王元一眼,王隆根本不会关注这些事,看来是邛成侯察觉到了什么啊。

说起来,先前第五伦提出“借用”长平馆时,王元还以“人臣不敢据有汉时行宫”为由,想要一整个献给他,被第五伦拒绝。

他只指着还没来得及拆的花园,点着那池边的尽情绽放黄花笑道:“我最中意的,其实还是太傅家中,这一圃秋菊。”

“菊花舒时,并采茎叶,杂黍米酿之,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饮焉。”

“重阳虽已过,不知今日,可还有菊花酒喝?”

……

酒当然是有,还是第五伦让自己人准备的。

等众人鱼贯进入正堂,这儿照旧被亲卫虎贲看得严严实实,商颜侯郑统亲自坐镇,他是知道今日会发生何事的,看向樊筑等人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

当年追随第五伦的猪突豨勇,谁不是穷苦人家出身,他郑统,也是从豪右脚下的奴仆混到如今,彼此的处境,也该换一换了。

宴席上的布置、钟鸣鼎食、各自坐席位置不必多言,琴瑟笙箫吹吹嚷嚷一阵后,第五伦叫停了舞乐,举起酒樽,言简意赅:“开宴前得说清楚,这是场庆功宴。”

“庆刘伯升折戟于渭水,庆五陵免遭刀兵,庆关中将在余手下,重获新生!”

“诸君说,当不当贺?”

众人齐声道:“当,自然应当。”

第五伦道:“军中将校之功,余已在细柳营犒赏过,将热血洒入地下的士卒英灵,也已祭奠,十万枚金饼依次分发,余绝不会遗留任何一位功臣。”

“所以,今日这盏酒,却是要先敬迎击刘伯升出力的各家。”

第五伦笑着让坐在东边首席的王元出列:“太傅王公。”

“王公为我奔走于陇右,与隗氏和谈,西汉之所以不直接出兵助刘伯升,太傅之劳也。”

这大冷天的,王元额头都冒汗了,第五伦派他去陈仓,是想借其与隗嚣旧谊麻痹陇右,让他们保持中立。

但隗氏嘴上答应得好好的,背地里却放任来歙从双方交界处渡渭不说,还趁机从西边进攻了北地郡。六郡骑兵速度很快,这才半个多月,已几乎拿下北地全境,原涉大侠被当地豪强卖了,狼狈南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