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点击就送(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2000 字 4个月前

第五伦对刘歆在尚冠里的家,派了专人看护,尤其是里头各种数术书卷,都保存得十分完好,刘龚看了一圈后微微颔首,能看出第五伦对叔父的敬意,以及他的诚意。

刘龚也没被提防看管,他的仆人甚至还能去东西市打探消息,此刻便回来禀报:“大夫,城里不少人都在传,说王邑击败绿林军,斩刘伯升,有人说,连更始皇帝刘玄都死了!”

这些传言搅得人心惶惶,都担心一代战神王邑带大军回来勤王,那常安岂不是又要打仗?

三人成虎,这件事基本被当成了真,刘龚也心里拔凉拔凉,若当真如此,那他们这些反新的仁人义士该如何是好?

而有个人表现得比他还要着急,正是第五伦!

第五伦连夜匆匆来拜访:“伯师兄,刘公提倡关陇合流一事,我思虑后觉得,甚是妥当!”

“但共和大可不必,既然太子在陇右,不如直接立为汉家天子。”

“如今绿林大败,有传言说更始皇帝都被杀了,南阳之汉完了!若想对抗王邑,除非关陇各郡不再迟疑,同举一旗!”

在刘龚眼中,并不奇怪第五伦如此焦虑,函谷、武关都不在手中,第五伦立足常安未稳,手底下满打满算就四五万人,当然害怕王邑携大胜之威杀回来。

王莽一倒,诛暴的名义就完成了历史使命,想要继续号召关中诸豪,当然得倚靠他们手里的刘婴!刘龚认为没有问题。

第五伦话撂这了:“只要陇右汉帝一立,常安城立刻易帜响应!恭迎正统天子还于旧都,居未央,而孝平太后居长乐。刘公、隗氏列为三公,诸郡豪强则为九卿,合兵对抗强敌。”

他又一发狠道:“若是刘公与隗氏迟疑畏惧,那我少不得,只能放弃常安,让出大道,折回河北去了。”

刘龚被吓了一大跳,如此一来,王邑岂不是要长驱直入,去打陇右了么?

第五伦的意思很明白,要么速速立刘婴为帝团结关陇,要么我拍拍屁股走人,你们自己想办法对抗王邑。

他们还指望第五伦挡刀呢,刘龚连忙表示此事会尽快商议,但如此仓促立帝,会不会太草率了?

“我听说陇右也建了高庙,只要是在高庙继位,礼制方面的事,想必刘公最为擅长。更何况,我还有一件大礼,要请伯师兄带去陇右。”

说着第五伦一拍手,张鱼便捧着一个木匣走了上来,当那匣被打开时,却见里面是一柄光彩照人的宝剑!

开匣拔鞘,辄有风气,刃上若有霜雪,而剑柄上有七彩珠九华玉以为饰,真是华丽无比,让曾有幸见过一次的刘龚激动得手都抖了起来:“这是……”

第五伦持剑交给刘龚:“没错,正是汉家神器,高皇帝斩白蛇宝剑!”

每个朝代都有自己的天子剑,汉朝乃是高皇帝昔日微时所佩三尺剑,传说曾于泽中斩白蛇,吸取了白帝之子的精华,故有天命在焉。刘邦灭项羽、诛彭越、平英布、杀韩信后天下大定,“斩蛇剑”作为国之重器被藏于宝库之中,地位不亚于传国玉玺,皇帝继位时都要拿出来用一用。

汉武托孤时,曾以斩蛇宝剑赐霍光,使之主天下。

到了汉宣帝时……不知道曾赐了谁。

反正最后落到了王莽这摄皇帝手里,随着他完成代汉,搞了一堆新朝神器,新室的天子剑也变成了王莽亲自命名的:“乘胜万里伏”,短兵器则是“虞帝匕首”。

斩蛇剑作为上个版本的遗物,惨遭淘汰。

王莽出奔,连他十二神器都没来得及带,也顾不上此物,遂叫第五伦得了。

对第五伦来说,这是上上个版本的装备,持之无用,连新朝的官都斩不了。

但对于力图复汉的势力而言,简直是雪中送炭!

作为汉家子孙,刘龚直接情不自禁地给它跪下了。

“传国玉玺被王莽老贼带走,只剩下此物。”

第五伦作揖道:“这便是我,献给刘公和未来皇帝的礼物!”

至此,刘龚再不怀疑第五伦诚意了,只承诺立刻西返,将此事通报刘歆、隗嚣。而第五伦又点了冯衍与之同往,虽然老冯是狗头了点,但该用还是得用。

临别时,第五伦把其手,低声道:“敬通,这可你名超张仪,位比苏秦的大好机会啊!”

“诺!衍定不辱使命!”冯衍应诺,他一定要好好发挥!遂与刘龚连夜出城而去。

等他们的车队走远后,第五伦才放下手,露出了一丝笑。

什么王邑大胜,绿林大败,都是他让人编的!

第五伦现在对陇右的一大优势,便是信息差和时间差,来自关东的事情总得先过他这,才能传到西方去。

他最担心的,是实力不俗的陇右响应了绿林,让他两面,不对,加上新朝残余,三面受敌。

但陇右可以对绿林妥协,与新室却是不死不休,被这消息一拱火,加上地方势力的私心野心,指不定就真的匆匆立了孺子婴为帝。

最终结果,若被第五伦一语成谶,靠着他给窦融提供的种种消息,导致王邑获胜,那说明大司空还有几把刷子。第五伦也顾不得矜持扭捏,真的需要借这旗号,组织关中各势力与之战斗。

若是绿林赢了,王邑败,那更始势力将一飞冲天,关东真的可以传檄而定。但等陇右和刘歆收到消息,孺子帝已立旬月,还能杀了啊?就算杀了绿林也不会放过他们,骑虎难下间,只能死撑到底。

若如此,第五伦的回旋空间就稍大一些,纵容数汉并立互斗以消耗其“正统性”的大战略也就开了个好头。

只希望,这次计划不要再出差错吧,若是陇右不受激,决定再等等,那第五伦就只能……

“让长乐宫的孝平皇后用其玺昭告天下,直接效仿孝昭上官太后立刘病已之事,指定刘婴为皇帝!而刘歆做汉相、隗嚣做大司马大将军了!”

这也是他非要替王嬿搬家的目的,第五伦回过头问第八矫:“东方,还没消息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