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不中(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2076 字 4个月前

“太子!老臣让你受委屈了。”

六月初五,陇坂顶上花才绽放,山脚下的陇县却已悄然而谢。在一片桃林包围的雅舍中,因为年纪大难以上陇关去的刘歆,对着一脸懵懂的刘婴下拜顿首,竟以臣礼相待。

刘歆记得,自己头一次见到刘婴时,他才两岁。当时汉平帝早死,明明有大把的宗室列侯可供选为继承人,王莽却借口他们与平帝平辈,不宜为继嗣,而从汉宣帝的玄孙中挑了最幼弱的刘婴出来,立为皇太子。

然而那三年里,践祚的已是王莽这个“假皇帝”,刘婴不过是王莽手里的工具人。

诸如面对翟义造反,王莽就昼夜抱着刘婴抱告祷郊庙哭嚎,等举事镇压后,王莽决定谋篡,仪式上又将刘婴摆弄来摆弄去,辞让了许久,使得百僚陪位,莫不感动。

刘歆当时也流泪了,今日时隔十余年再见,发现已经19岁的刘婴智力仍低得如五岁孩童,口齿不清,更是老泪纵横。

“皆是臣当初误信王莽,走错了道。”

刘歆觉得这当真是天意,本以为刘婴身陷常安,生死不知,虽然知道以王莽性格,应该不会杀他,但第五伦呢?

这下好了,刘婴由义士护送至此,王莽当初不是派遣桓谭等人宣谕天下,说一定会还政于刘婴么?真是一语成谶。

什么?他太傻?刘歆认为孺子婴的痴傻是被王莽关久了,人非生而知之者,他最擅长给人做老师,假以时日,应能将刘婴教得正常些。

刘歆相信天定,已经对刘婴以臣称之了,但他们内部亦有不同的意见,隗嚣就颇为迟疑:“南阳的更始皇帝怎么办?”

老刘歆将孺子婴当香饽饽,隗嚣却觉得是个烫手的山芋,若是他们立了刘婴,这位最正统的前汉太子,确实能起到团结陇右,甚至传檄河西的效果,可东西两帝并立,绝对是要刀兵相见的。

刘歆不以为然:“汉家太子,当然要比南阳舂陵旁支要正统!”

虽然目的是复汉,但他更想亲手弥补遗憾和过错,但还有比南阳更始更迫切的问题,隗嚣又道:“第五伦又意下如何?”

在隗嚣看来,第五伦作为驱逐王莽的最大功臣,占据常安,此事没他点头是做不成的。

这时候,一直缄默的方望却哈哈大笑起来。

“上将军、刘中垒,恕我直言,第五伦的态度,并不重要。”

方望说道:“第五伦如今虽入主常安,然四面受敌,无暇顾及陇右,吾等只管守好陇坂,让第五伦到处树敌,作为陇右的屏障。“

“乘着第五伦与东边的新朝残余、南方绿林死斗争夺常安之际,陇右以孺子皇帝之名,分遣诸将徇武都、金城、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只要灭了安定王向,其余传檄可定。”

“一统凉州后,兵强马壮,南可图益,北可取并,数年之后,坐拥三州之众,击关中疲敝,还于旧都,大业可成也!”

这便是方望思虑良久的策略,然而却遭到了刘歆的训斥:“荒唐!王莽未灭,这正是同舟共济之时,焉能内斗,割裂山河?”

方望纵横之士的本色显露后,在刘歆眼里就不是“义士”了,强烈要求隗嚣将此人赶出去,又道:“吾侄伯师(刘龚)奉我之命前日向东出发,去打探第五伦意图,路上还遇到了方望一行,想来他应快到常安了。”

老刘歆对说服第五伦,有莫名的自信,捋须笑道:“季孟请放心,伯师是最早发现第五伦才干的人,他当初能以夹书说动‘忠于新室’的第五伦反莽,如今亦能说服他,顺应大义!”

……

同样是六月初五,伴随着任光、宋弘出粮于各里坊,城外的军队也运了一批薪柴进来,常安的饥荒得以缓解,虽然这其中不乏贪污、重复、遗漏,但在第五伦麾下兵卒持刀看着的情况下,至少比王莽的赈济要好许多。

但人们的态度却大不相同:士人不屑一顾,不肯吃这“嗟来之食”,反正他们家里还有余粮。

难伺候的常安居民一边领粮食,一边抱怨:为何不多发点?这么些粮食,只够吃半个月,还因为邻居的米斗打得太满,没少起争端,甚至还闹出了人命来。

倒是城外的流民,在饿死不少亲眷和吞了许多土后,终于吃上了王莽承诺的“黄粥”后,对第五伦感恩戴德,他们许多人乃是第五伦麾下四万人的家眷,遂一视同仁,吃饱饭后,派兵护送,移于渭北郑国渠畔就食。

和发粮食一起进行的,还有招揽贤才的活动,仍是魏郡的老路数,唯才是举,不论其过往是否曾经仕莽、获罪。

此举在渭北得到了积极响应,尤其是第五伦的老家列尉郡,他在那名声本就极好,而第一个自荐的人,居然是当年曾欲辟除第五伦做乡孝子,被他拒绝刷了名望的长陵县令,鲜于褒。

第八矫来禀报此事时,第五伦乐了:“鲜于褒是个贪官,王莽时被清查下狱,丢了官。”

“却也是个能吏,我记得他数年间将长陵治理得不错。”

这两者并不冲突,第五伦现在不怕底下人贪,就怕他们只会空谈,啥也干不成。

对这种马骨,当然要善待,第五伦道:“如今季正做着列尉大尹,但常留在常安助我,便让鲜于褒充当列尉郡丞,做你副手吧。”

此外还有许多和第五氏当年家境差不多的寒门子弟踊跃报名,第五伦也不必像在魏郡时那般寒碜,只能许以门下吏之位了,他已经开幕,不限名额,放开了收人,让第八矫等人协助遴选后,再充当职务。

“张子孝还是不愿复出?”鲜于褒或有点能力,但名声不好,第五伦还需要一个道德楷模来装点门面,举主大人就不错嘛。

第八矫禀报:“已经回了平陵老家,称病谢客,足不出户。”

“张子孝那边不急。”第五伦知道张湛是名声好而干不了实事:“茂陵人杜林被小耿郎君举荐,他在儒林中颇有名望,倒是可以做京尉郡丞。”

第五伦现在急需人才,但与渭北的踊跃鲜明对比,他的招贤令在渭南和常安遭到了冷遇,响应者寥寥。

第八矫告诉了第五伦缘由:“彼辈认为,将军甫一入城,还没诛民贼,就先杀了公孙禄等德高望重的前汉老臣,常安与渭南士人,心中难免多了些想法。”

第五伦笑道:“季正也如此认为?”

第八矫颔首:“臣以为,确实是急切了些……”

第五伦更觉得自己没杀错,这群人若是留着,撑着舆情大旗,鼓动士人天天自己找麻烦,岂不是更麻烦,现在起码一盘散沙,没法上蹿下跳了。

当初因为种种缘故不仕莽朝的关中士人,多是心怀汉家,不合作者比比皆是,甚至有跑路的,比如茂陵大儒申屠刚等,都是往西跑,陇右隗氏打出了复汉旗号,对他们吸引力更大。

剩下许多人也在观望,对第五伦这“名不正言不顺”的政权并不十分看好。

这场考试,在“士心”上,第五伦基本没捞到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