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真秀(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1866 字 4个月前

地皇二年十一月下旬,荆州前队,宛城纳言将军幕府。

严尤相比于给第五伦做媒时,头上花白更甚,好在眼却没花,与这次南下剿灭绿林军的副手、秩宗将军陈茂谈话时问他:

“秩宗将军,你刚从京师来,当知东方情形,依你所见,泰山贼樊崇,当真如景尚所言,能在春天时平定么?”

景尚已经奉命击泰山半年了,一直报喜不报忧,如今再不打,谎言就圆不下去,只能给朝中说了大话,三月平泰。

身在南方另一条战线的严尤却不信,他一直担心东方崩盘,导致朝廷两线作战。

陈茂和严尤履历很像,当年作为王莽核心亲信,也曾做过大司马,后来被撤职,如今身为秩宗,相当太常,却加了将军号不伦不类。

见严尤忧虑东方,陈茂却先不提景尚与樊崇,而是说起青州冀平郡(北海郡)的情况来。

“青徐各郡御贼无方,总是胆怯不敢作为,唯独翼平郡连帅田况一向果断勇敢,今年夏秋时,田况发动年龄在十八岁上以上民众四万多人,发给他们武库兵器,将军令简化刻在石碑上颁布,大练兵卒,抵御盗寇。”

“樊崇、吕母听闻后,觉得冀平不好对付,遂不敢入郡界。事后田况因没有颁发虎符而擅自征发军队而自劾,又献上了平贼之策。”

这些事严尤来到宛城后,得通过常安才能得知,来了兴趣:“哦,是何策?”

陈茂道:“田况言,盗贼刚起事时,犹如雏鸟新生,力量甚微,部吏、伍人所能擒也,之所以越发坐大,责任在于长吏不为意,县欺其郡,郡欺朝廷。为了避免天子责备,实际上有一百人,只说十人,实际上有一千人,只说一百人。”

“如此一来,终于发展到蔓延几州,朝廷才派遣将帅使者层层督促。但来自常安的将军、使者不知郡县地势民情,又不能亲率吏士作战,故而常常为贼所破,吏气浸伤,徒费百姓钱粮。”

“而夏天时幸蒙朝廷赦令,青徐之贼欲解散,但将军使者为了报功,竟出尔反尔加以攻击,使得群盗惊骇,恐见诈灭,再无人相信招抚,旬日之间增加到数万。加之百姓之畏王师,更甚于盗贼,此青徐之盗所以多之故也。”

严尤赞道:“田况句句在理,他指出了缘由,可提了方略?”

陈茂道:“提了,便是请求陛下,宜尽征还乘传将军、使者以休息郡县,而将虎符和兵权下放给州牧、郡尹,容许大肆征兵,多练郡勇乡卒。然后各州郡联保,乘着冬天时坚壁清野,让盗贼疲乏,如此或抚或剿,皆能功成。”

那冀平连率田况的方略,严尤不尽认同,但亦有参考价值,却见陈茂苦笑,便知道这奏疏没被采纳。

“田况在奏疏上,居然还说了大话,请求陛下,‘委任臣况以二州盗贼,必平定之’。”

严尤很清楚王莽的行事,心中一惊,知道田况不妙:“陛下如何答复?”

“陛下说,田况欲尽得青、徐两州之牧焉?”

陈茂叹息道:“然后就以田况对付樊崇泰山贼小败,损失千人为由,悄悄地派出了接替他的人,遣使者赐给田况盖了御玺的诏书。田况虽在郡强悍,却不敢抗诏,随使者西行至常安,被陛下封了伯,任命为师尉郡大尹。”

听到这个任命后,严尤只跺脚:“田况在,青州还能抵御群盗,况去,齐地将败矣!”

从田况擅自征兵数万、越过郡界击贼、自请接手青徐军务等事上,严尤就猜到他不会长久,因为王莽很讨厌越权之人,而且是事不过三,田况表现太过积极,显然逾越了皇帝的底线,反而引起了王莽的畏恶。

严尤这名义上督南方军事的“纳言大将军“又何尝不被忌惮呢?秋天离开常安时,他只被允许带着从吏士百余人,乘船从渭入河,至华阴乃出乘传,让严尤到豫州、荆州募兵,涉及五人以上的征发调遣,都得先跟朝中请命。

严尤当时就感慨:“遣将不与兵符,必先请而后动,是犹如用绳子拴着韩卢之犬,而欲让它猎获猛兽啊。”

话虽如此,但事情总得干,严尤募兵一万后在宛城训练,顶着朝廷催他出兵的压力,要到春天才南下。

这不,王莽有些不耐烦,又派了陈茂来督促,说东方景尚答应开春剿灭泰山贼,严尤、窦融汝等能同时做到么?

容不得王莽不急,他的天下已经处处危机,关东的饥荒导致流民剧增,可戎事却又是最急不得的。

等安顿陈茂休憩后,严尤再度处理公务时,看到了一份文字清秀的木牍。

却是粮官小吏刘秀刘文叔,时隔两月后,再度请辞!

……

刘秀会阴差阳错做了严尤的粮官,却不是严尤主动征辟,而是刘秀赶在这之前,就主动送上门来——严尤刚到宛城设立幕府时,军粮依然是要前队豪强们众筹,刘秀遂来为自家诉讼,认为舂陵刘氏过去一年一共被訾税三次,上交了租二万六千斛、刍稿钱若干万,相当于收成泰半,已经十分尽力。

这事说起来还是怪第五伦,硬是将皇子遇袭和豪右联系上,逼得他们只能出粮自清。

一同来诉讼的还有好几个豪强子弟,但严尤却偏偏注意到了美须眉的刘秀,不视他人,只与刘秀交谈,这一谈发现刘秀对答如流,甚是喜爱。

又听说刘秀跟第五伦有交情,那可不就巧了,遂辟为粮吏。

刘秀之所以会半推半就应下此职,不是忽然对大新萌发的希望,而是打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念头。

当刘秀离开纳言将军幕府,回到老家蔡阳时,已是地皇二年的尾声。

舂陵刘家,造反小团伙依然在暗中活动,大哥刘縯,老友朱祐都追问他:“如何?”

问的是严尤如何,这支新召集的新军如何,刘縯那联合绿林造反的计划,被忽如其来的严尤给耽搁了。

刘秀喝完盏中的水,不紧不慢地说道:“严伯石无愧于天下名将,练兵扎营都有一手,这两个月间,我从他那学会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