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那没事了(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1953 字 4个月前

上河城在特武县以北一百余里,又叫灵州城,位于黄河西岸,乃是新秦中的中心。

此地的建设,还得追溯到汉武帝时,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于是汉武征发了六十万人北上,开通沟渠,将万里牧野变成农田美宅。为了管理这些半兵半农的移民,朝廷在各郡设置了“农都尉”这一职务,主屯田殖谷,简单点说,就相当于后世的生产建设兵团。

和前汉一样,农都尉直属大司农——现在叫纳言管辖,吞胡将军所辖上万兵卒的粮秣,就由上河农都尉提供,但过去十年新朝数次对匈奴宣战,常有兵卒入驻,将农都尉的存粮都掏空了,还需要猪突豨勇在其他县搜粮作为辅助。

这才在新秦中落脚不到一个月,吞胡将军麾下口粮就有些吃紧,所以才如此在意来自特武县的粮食,若全部丢失,那损失可大了。

于是在得知只是军司马汝臣被杀,而他所运的五千石粮食在第五伦的拼死保卫下得以幸免,并星夜运至大营,韩威不由松了口气。

只是死了人啊,那没事了。

不过接下来第五伦禀报的事就有些难办了:“下吏中了盗寇的声东击西之计,为救汝臣司马及保障塞不失,带人驱逐盗匪主力,不料彼辈却有奇兵袭击我粮队,一千石粮食,全被烧毁了,连押粮的戴军候也不幸战死,伦有大罪啊!“

于是吞胡将军只能连夜召开军议,讨论第五伦的功过问题。

有人以为,按照军法,第五伦丢失粮草,应该斩首!

这可吓到了韩威,第五伦再怎么说也是皇帝亲自接见后钦定的附城,还赐了冠,虽然韩威嫌弃他太过怠惰不肯担重任,可一言不合就杀了实在有些草率。

见将军面带犹豫,军法官也改口了,觉得撤职就差不多了。

还是收受第五伦太过贿赂好处的梁丘赐咳嗽一声,站出来说了句公道话。

“将军,春秋之义,君子原心,第五伦之所以失了粮秣,是因为他急公好义,得知汝臣遇袭后,忙于去解救友军,以至于不顾自身安危。正所谓志善而违于法者免,不应苛责于他。”

梁丘赐虽得知自己的老部下戴恭死了,还是被盗匪极其残忍的烧死,尸骨无存,颇为心痛,但旧人哪比得上新人?眼下给他获利最多,甚至还让天子也召见自己的,是第五伦啊。

若第五伦撤职或被杀,梁丘赐也要损失一员大将,可不得将他保住,更何况第五伦也承诺,若他能尽得特武县,给梁丘赐的好处会更多。

此言一出,有人赞同,有人反对,军法官反驳道:“梁丘校尉,军法令行禁止,岂能用春秋决狱来判案?那些乱行之辈,失期之徒,亦或交战之际迷途之兵,谁的原心是故意要触犯军法的?若按照梁丘校尉的说法,都用原心定罪来评判,岂不都要减罪?“

梁丘赐不愧是大儒梁丘贺的后人,贪财归贪财,但嘴上功夫却不差,正色道:”我只是举一例而已,就算不按春秋,第五伦此番也是功大于过!“

他给吞胡将军讲了一个故事:”前朝汉宣帝时,大将军霍光出动五将军讨伐匈奴,结果因为匈奴远遁,五位将军都没立战功,唯一立功的,是使者常惠。“

“常惠奉命前往乌孙,联合昆弥助汉击胡,大破右贤王部,俘获了三万多人,牲畜数十万头,此乃大胜。可常惠却也犯了错,被乌孙人偷了官印、绶带、节杖,按照律令,死罪也!”

“可当时朝中诸公合议,却认为常惠的功大,而过小,于是非但没有惩处,还封他做了长罗侯。”

“今日亦然,第五伦虽然丧失了一千石,却救下了五千石,还阻止盗寇袭击障塞,保住了特武县南,若这样还加以惩处,恐怕三军寒心,日后诸君遭到盗匪胡虏袭击,向友军求援,谁还敢倾力来救!”

此言掷地有声,说但众人频频颔首,军法官哑口无言,韩威也觉得有理。

于是按照梁丘赐的建议,如今县南空虚,汝臣非但自己死了,手下猪突豨勇也逃了大半,且让已熟悉特武县的第五伦收拢整编,入驻障塞以备贼寇。

众人散后,第五伦进来领命,答应十日内一定将损失的一千石粮食补上,便匆匆南下。

是夜,韩威越想,越觉得没那么简单,遂招来梁丘赐道:“老夫始终觉得,此事有蹊跷!“

”若此事发生在青徐、江夏也就罢了,可这边塞上万大军在侧,哪家盗贼吃了豹子胆,敢在白日里袭扰我粮队?”

“此外,盗匪劫掠,无非为钱、粮,但深入县中,就算杀了军司马,那些辎重大车也无法运回,甚至还烧毁了我一千石粮。”

这已经不是普通盗贼能干出来的事了,除非,他们的目的本就不是抢掠!

梁丘赐心中一惊:“将军的意思是……此乃胡虏所为?”

随着王莽对匈奴宣战,还立了一个傀儡“须卜善于”,本来还想着和亲的匈奴在一脸懵逼后,也做出了回应,左右贤王都率部南下,提防新军出塞。

“胡虏还在卑移山的另一侧,隔着戈壁大漠,还有我大军驻扎于此,如何去得到特武县?”

韩威面色凝重地说道:“本将军怀疑,是吾等身后,出了胡虏的内应!”

他让人摊开地图,指着特武县南边的广延县(三水县)道:“特武以南,便是安定属国。”

安定属国,乃是汉武帝元狩间设立,作为汉朝版的羁縻州,安置匈奴浑邪部和休屠部内附部众,首府就设在与特武一山之隔的三水,后来赵充国、冯奉世征西羌,战败的一部分羌人又从河湟被朝廷迁徙至此。至此安定属国羌、胡混居,半耕半牧,战时征召入伍抵赋税,北军八校之一的长水胡骑屡立战功。

不过在王朝末期,这些雇佣兵却成了边塞的不稳定分子,更因为皇帝王莽将安定属国各位羌胡归义侯削爵之事,对朝廷颇有怨恨,韩威有理由怀疑,这次对他粮队的袭击,名为麻罩盗匪,实是有匈奴使者迁入,煽动属国羌胡领主所为!

“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匈奴虽然不通兵法,但这个道理,却是明白的。“

往深处一想,韩威只觉得冷汗津津:“自从汉时南北和睦,几代人不见烽烟,匈奴使者频繁出入边塞,恐怕早就渗透进了属国,如今竟让我部腹背受敌。”

于是自认为窥得匈奴阴谋的吞胡将军拍案而起,立刻派人南下,去安定郡与皇帝王莽的堂弟,安定大尹王向通洽,陈述这严重的事实。

同时下令,将已去北方百余里“浑怀障”外驻扎的兴军司马董喜调回来,所部一千正卒,六月份必须前往特武县。

“不管是谁人指使,出于何种目的,盗匪任何时候都要剿,不剿不行!”

……

渠间障夹在秦渠、汉渠中间,因而得名,它是县城以南的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