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真正的穿越者(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2000 字 4个月前

才一天功夫,第五伦就彻底放弃了让猪突豨勇们搞军训练齐步走的打算。

“实在是太难了。”

看着面前乱糟糟的队伍,第五伦有些泄气地坐回胡凳上,只觉头疼。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后世大学生、高中生的素质有多高。且不论战斗技巧,只比十数年教育训练出来的理解能力和纪律性,便甩了所谓良家子一大截。

就更不必说,这猪突豨勇中百分百文盲的私奴、刑徒们了。

严正的纪律要求,精准的选拔,和专业性的训练,他们一样不沾边,前几天甚至还在挨饿受冻。

更让人愕然不解的是,猪突豨勇在军营这几个月,兵器就不提了,压根就不发,连古代军阵需要的旗帜、金鼓、进退竟也没怎么练。只简单编了什伍,宣布赏罚,然后就将他们扔着自生自灭。

今日第五伦试训众人,就不提辨左右行进转向这种复杂动作了,只令他们沿着直线简单走两步。

结果不动则已,一动就原地爆炸!

却见后队的撵前队,前队的撞后队。下河的鸭子至少还知道跟着头鸭,他们才走几步,后排的人就找不到士吏、当百了,于是脚步彻底凌乱,不知道是还以为是出门赶集呢。

这光景,看得第五伦直叹息,连自家坞院里那些受过第五霸训练的私从族人都比他们强,这样的“兵”别说打仗了,拉出去遛一圈就自行溃散了。

若要严格按乱行之罪杀头,恐怕一天就得砍几百颗脑袋,将第五伦杀成光杆司令。鞭笞也打了,饭了罚没了,第五伦甚至亲自下场示范,累得他浑身酸痛,口干舌燥,仍是不顶用。

倒不是说他们无可救药,只是基础摆在这,怕是要教三个月,才能有大学生军训三天的效果。可王莽随时可能来鸿门,想速成,就算拿出厚赏严惩来,难度也跟母猪上树差不多。

第五伦一筹莫展,却见外头猪突豨勇原本都盘腿坐在地上休息,随着象征吃饭的一声锣响? 竟齐刷刷站了起来? 竟如此整齐划一!

第五伦都看乐了,旋即想到:“既然走起来混乱不堪? 莫不如退而求其次? 只练站姿何如?”

……

到了次日,让众人吃饱朝食后? 第五伦便改变了策略。

“高个在前,矮个在后? 伸出汝等的手? 指尖摸到前人为止。”

因嫌弃猪突豨勇连站都稀松混乱,第五伦先将士吏、什长、伍长们单独拉出来,颁布新的队列站法。

然后令他们各自归队,用第五伦的法子收拾猪突豨勇? 难度顿时倍增? 纪律太差,前一秒刚排好队,后一秒回头和旁人说个话,就又乱了。

第五伦只能让张鱼等人拿着黑炭,在众人脚下画地为牢。

“出圈者饭食减半!一人出圈? 什伍连坐!”

还是靠着惩罚的吓唬,猪突豨勇们才算站定? 好歹做到静态整齐。

花了一整天功夫,赶在第五伦肝疼前将各什伍队列排列整齐? 接下来就是专练“坐阵”。

坐阵是临战前采取坐姿的战斗队形,就相当于后世的盘腿而坐。连续惩罚了几十个人? 让第七彪当众责打以儆效尤? 才止住他们偏头和旁人闲聊的冲动。

接着有趣的一幕出现了? 随着一声开饭的锣响,原本在各队列分别训练的八百余人,竟在没有军吏号令的情况下,猛地站立起来,垫脚望向伙房方向,若非主官呵斥,恐怕拔腿就跑了,生怕去迟了抢不到。

然后才想起,夕食还没到呢。

这是众人数月里练就的条件反射,刻在本能里的东西,第五伦忍不住笑了:“巴甫洛夫诚不欺我。”

从坐姿改成站姿不算太难,在第五伦想来,难的是如何让猪突豨勇们在太阳下保持站立一刻钟。他生怕众人因太久吃不饱导致身体素质太差,太阳下站一会就晕倒一片。

可出乎第五伦的意料,站立不动,这竟是猪突豨勇们表现最佳的一项——忽略很多人总弯着腰根本站不直,且不要在意他们频繁伸手抠鼻子、挠裆部和屁股的话。

还是臧怒告诉了第五伦原因:“吾等为奴婢时,若为田奴,在农田中顶着烈日,一干就是几个时辰,不得歇息,倘若偷懒,鞭子就往身上抽来。”

“若为家奴,常常要捧着主人虎子等物待命,在门外一站就是许久,风雨来了也不敢避让。”

“更多时候,则要在地上跪着,不论寒暑。”

臧怒笑道:“与之相比,眼下主君光让吾等站着,那算什么?我自记事以来,还没遇到过如此轻松,还能吃饱饭的活。”

乐观的话语里带着辛酸,第五伦明白了,难怪很多人根本直不起腰来,实是过去为奴的重担,已将他们脊梁压断了啊。

第五伦只默默叮嘱宣彪,作为训练达成的奖励,今天用集市上买来的鱼,放点猪油,熬几锅汤色泛白的鱼汤给士卒们喝。

兵法有云,伍长教成,合之什长,什长教成,合之卒长卒长教成,合之伯长……以此类推,什伍各自的训练已很不错,最难的是将八百人合练,人一多就容易乱。

好在全程没有出什么幺蛾子,今日校尉梁丘赐也来观摩,在他的勒令下,戴恭这几天十分听话。

梁丘赐与第五伦站在校场台上,但见八百猪突豨勇排列有序,经过数日练习,不用画圈也能站齐坐稳。先是坐如洪钟,随着一声锣响齐齐站立,长达一刻时间内,起码前排精锐站立如苍松,后排虽然站如迎客松,但也不算太乱。

梁丘赐要求很低,不由拊掌叫好。

“不曾想,伯鱼短短数日,便能将散兵游勇练得如此有序,不愧是看过故大司马严尤兵书的。”

他放下心来,可以让第五伦站到本曲前排,迎接皇帝检阅去了,当日确实是只站不动——皇帝巡营,谁敢乱动鼓噪,那是要负政治责任的。

第五伦摆下宴席招待校尉,梁丘赐今日一高兴,前几天与第五伦的小矛盾也暂时忘到了脑后,话多了起来,喝了几盅后,屏退众人,好奇地询问第五伦。

“军中校尉、司马皆不甚在意猪突豨勇死活,只收纳少数私从骁勇之辈。唯独伯鱼念着他们性命,使之足食足衣,不惜得罪军候、当百,甚至自己掏钱购买鱼肉被褥等物,伯鱼如此做,图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