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宗主(1 / 2)

新书 七月新番 2277 字 4个月前

第五伦向一众土豪致谢,表示好意他心领了,但朝廷不准赎迁西海,钱粮分文不敢取。又和他们在附近亭舍公然群饮后,兴尽而散。

只剩景丹时,第五伦笑道:“孙卿将去何处赴任?可定下来了。”

景丹道:“定了,固德侯相。”

名为侯相,实则与县宰没什么区别,只是固德在何方?

“在幽州朔调郡。”

等等,幽州他知道,后世北京辽宁那旮,朔调又是哪?

景丹也很无奈,这年头非得将新名旧名都报了别人才知晓:“朔调就是故上谷郡,在幽州边塞,北接匈奴左部和乌桓。”

一听就是个穷地方啊,第五伦有些惭愧:“怪我,恐怕是孙卿带着郎官为我请命一事被五威司命记恨,这才被迁往边郡。”

“与伯鱼何干?”景丹大笑:“像你我这般在朝中无甚背景的外郎,仕途不就得从僻壤小县开始么?”

这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了,景丹也没去找身为“太师羲仲”的族兄景尚走关系,只对这任命甘之若饴。

“不瞒伯鱼,我虽然是太学出身,在郡中又多任文吏,却一直景仰前汉卫、霍两位将军之风。在列尉就求做兵曹掾、贼曹掾不得,到了上谷固德县,或许还有机会带着县兵抵御胡虏,实现夙愿。”

景丹道:“倒是伯鱼失了郎官,实在可惜。”

第五伦不觉遗憾,他和景丹一样没有靠山,积累名望在本郡乡土吃得开,放常安却不太好使。

那些掌控人事任免的上位者,指不定还会故意将有名望的人撸到鸟不拉屎的郡县,比景丹要去的上谷还差。

若是赶赴交州日南郡这种地方,第五伦哭都来不及,山高皇帝远好造反?好啊,去就要大半年,回又要大半年,路上一年半直接没了。说不定才刚到任,消息传来,大新半年前已亡,再跑回来时,发现宗族早被屠戮一空。

这年代的交通,一去基本上就是天人永隔,也不必谋划中原了,退而求其次,在东南亚当割据一方的土皇帝吧。

更别说还有可怕的疫病、水土不服,物故病死率极高,穿越者也遭不住了,除非当地出身的孝廉回任,否则跟流放赴死差不多。

既然已选定列尉郡和宗族作为基本盘,就先经营好了,东一榔头西一锤子,容易竹篮打水一场空,芝麻西瓜一起丢。

为了规避风险,第五伦索性将郎官辞了,能让第八矫避免成为刑徒,也算它发挥了最后价值。

第五伦又问起另外两位朋友耿纯、王隆的任命,得知二人都留在常安。

“耿伯山为纳言士。”

“王文山为共工士,皆属于九卿元士,秩六百石。”

纳言就是前汉的大司农,共工则是少府新名。新朝在九卿之下又各置大夫三人,各大夫又置元士三人,分理各署政事。

这两位家有阀阅,便直接作为京官留任,太真实了。

第五伦和景丹却没人帮忙打点安排前程,唯一的“靠山”,列尉郡大尹张湛,还是个一靠就倒的。

但毕竟举主一场,他们还是去了一趟郡府拜见张子孝,讲明各自前程。

听说景丹远调上谷,而第五伦直接丢了郎官,张湛颇觉可惜。上次第五伦惹上官司,他就写了封信,没帮上忙,如今再看二人未来不太妙,张湛一时愧然。

等景丹告辞后,张湛却唤下第五伦,先问了他关于家中筹备的义仓、义钱之事,又道:“有件事,吾却欲与伯鱼商议。”

……

回第五里的路上,第五伦心中有些忐忑的。

他对官位无所谓,可祖父不同。第五霸是官迷,和很多长辈一样,将自己没得到的东西寄托在儿孙身上。第五伦依然记得被举为孝廉那天,第五霸一个人秉烛跪在祖灵前喜极而泣。

前几次辞的是小官,如今却是主动弃大好前程,他生怕第五霸接受不能。

等望见那犹如华盖的大树时,却发现树下已有不少人等待,为首正是将鸠杖当棍棒拎的第五霸。

“大父,孙儿回来了。”

第五伦下马上前,朝祖父下拜,久久未言,有点怕。

第五霸倒是面色如常,骂骂咧咧道:“自从上月三十日后,快一旬没见你影子,心里还有没有家?”

“大父,我……”

第五霸阻止第五伦往下说,只道:“回来好,常安居大不易啊,老夫年轻时去过几次,只觉得那城里的天,比乡野还小,人关在里头,如同圈里的猪羊。再看路上走着的行人,竟全然叫不出名来,让人憋得慌。”

“屋子又窄又贵,冬天里没薪柴烧,夏日里想去打个猎,到了边上才得知是皇家园囿,进去不得,水也有点咸,难喝!”

数落完大城市的不是,第五霸才道:“还是本乡本土安心,做事有亲戚帮衬,不必一人孤零零打拼。还容易惹上祸事,莫名其妙遭到诛连。回来好啊!相比于做官,平安活着,最为重要!”

听了这番话,第五伦忽然有点想哭,远离故乡的游子回家时,最想得到的不就是理解么?他不由欣慰,看来第五霸对此事释然了啊。

可等进入坞院后,才知道并没有。

却见厅堂前已经竖立了两块上好的柞木板,上面写了第五伦为郎之事。

不是,这阀阅要得人死后才盖棺定论,你在我活着的时候就写上去算啥?

“大父,这……”

“怎么,前郎官,就不是郎官了?”第五霸却很坚持,就是不让取。

行行行,你说是就是,这下继“半日孝悌”后,又要多个“两月外郎”的称号了。

看着心中意难平的第五霸,第五伦只希望,老爷子能保养好身体,等到自己做强做大那天。

待第五伦回了房里,第五格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家主,腊祭还办么?”

“办,当然要办!”

第五霸似乎想将孙儿辞官的遗憾,用盛大的仪式补回来:

“还得大操大办!”

……

夏历正月初一,本是天下人过大年的时节。

可自从新朝肇造,王莽改十二月为岁首,就下达法令:革风易俗,不准过旧年,要过“新年”!

第五伦算了算,这新朝的新年,就跟后世西历元旦日期差不多,真是巧了。

总之,从十一年前起,正月初一作为传统佳节被王莽废除,是日官吏不准休沐,民间不准庆祝。

其他州郡官府管不了太多,但列尉就在京城边上,还是要收敛些。只是百姓们仍对腊月初一的“新年”无感,遂取了个中间的日子,将腊祭和大年一起过。

腊月初八,第五里比秋社日还热闹,杀猪宰羊自然少不了,但今日主要祭品,却不是新鲜肉类,而是秋后就制作好的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