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七章 终是一场虚幻灭(1 / 2)

三寸人间 耳根 2647 字 14天前

我躺在哪里?

四周怎么一片漆黑……

我隐约间,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可是听不清晰对方在说些什么。

有点疲惫,算了,不去听了,我觉得自己应该快要消失了,但在消失前,总要想一些自己的一生。

我这一生……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是谁。

所以,我自然也不知晓我叫什么。

或许,我没有名字吧。

好奇怪,怎么会存在没有名字的人呢,在我的认知里,似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

可偏偏,我没有。

我也想不起来,为什么会这样,只是有一点模糊的记忆,似乎……在很久之前的某一天里,我将自己的名字,送给了别人。

心甘情愿。

感觉自己好傻啊,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名字送人呢……

不知道呀,或许有原因吧。

唉,思绪似乎有些混乱,让我捋一捋……实在是这些事情,总是会回荡在我的思索里,似乎很重要,但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没有办法。

我能想起来的,是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我将其定义为二十岁以前的人生,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我与其他的孩童一样,经历了学堂,经历了玩耍,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似乎很幼稚的游戏。

但四周的人们,似乎总是告诉我,要好好学习,要这样,要那样……我一开始是有些厌烦的,直至有一天,我看着天空落下的雨,突然很好奇为什么会下雨,雨又是什么。

这个问题,我的老师给了我答案,或许就是从那一天起,我对这个世界,对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好奇,我喜欢问为什么,喜欢获得答案,那样会让我很满足。

为了这个满足,我开始认真的读书,认真的学习,似乎有一种欲望在推动着我,让我去获取一切未知的事情。

每每获得了新的知识,每每解开了一个为什么,我都会特别的开心,特别的快乐,我觉得我似乎与众不同了许多。

或许是因为太平凡了,所以我更为迷恋这种自己认为的与众不同,于是我更加用力的去学习,去掌握我能掌握的一切知识。

这样的人生,持续到了二十岁的样子,那个时候的我,总是想去表现一下,无论是在朋友面前,还是在师长面前,又或者异性面前。

我似乎总是想表露自己的与众不同,甚至在心底深处,我也总觉得,自己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尽管……我没有出众的外貌,没有富贵的家庭,只是芸芸众生里很平凡的存在,可这不影响我的心里,居住着一只小鸟。

这只小鸟,它飞翔在天空上,自由自在,是我的寄托,也是让我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的翅膀。

可归根结底,那个时候的我,还是有些两极分化的,思想的飞跃,与现实的平凡,使得我很多时候都喜欢沉默。

也正是那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子,是我隔壁班的同学,也是我人生的第一场暗恋。

暗恋是幸福的,暗恋也是苦涩的。

但我心甘情愿。

因为,这让我更喜欢去表现自己,无时无刻……还记得那段时间,似乎表现自我,是我生命里的本能,我甚至渴望自己成为一个英雄,渴望自己成为这个世界的宠儿,渴望自己能被万众瞩目,从而也吸引她的注意。

所以,每一次的演讲,我都很是卖力,也很痴迷,直至这场暗恋,结束了。

无疾而终,对方最后也不知晓,我在暗恋她。

毕业的那一天,我很难过,也曾鼓起勇气,但最终……我还是默默地低下了头,或许这是一个魔咒,之后的更高殿堂的学习里,我依旧还是再次暗恋。

在这个期间,我还喜欢上了算命,每一次我不开心,我就会找到一个算命的先生,坐在他的面前,拿出一点钱。

这里面有一个小技巧,那就是不能先给,然后你就可以收获无数的夸奖,无数的赞美,无数的命好之类的各种言语,这会让我特别的开心,从而在结束后,把自己的零花钱送给算命的先生。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年后,在临毕业前,我收到了人生里第一封情书,很开心,但我不喜欢那个女生。

直至毕业后,我有了自己的工作,我的自我表现的冲动,似乎在这个时候达到了极致,于是我努力的工作,努力的表现,努力想要获得认同。

那一段生活,现在回忆起来,也挺有意思的,因为在我的努力表现中,我遇到了一个女生,我们相爱了。

爱情,是一杯苦涩的咖啡。

虽然苦,但也甜,只是喝到最后……似乎也分不清到底苦多一点,还是甜多一点。

我的初恋,结束了。

也是那个时候,我学会了这个世界里的烟,也被这个世界的酒所吸引,从那之后,烟与酒,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依旧还在努力的表现,只是心底的那股冲动,似乎随着岁月的一年年,开始变的淡了很多,也正是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我身边的异性多了起来。

第二次的恋爱,第三次的恋爱,第四次的恋爱,一杯杯的苦涩咖啡,似乎连在了一起,让我一次次喝下,直至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女人,高高的个子,笑起来月牙般的眼睛,让我觉得很舒服。

我想,或许这就是我这一生里,喝下的最后一杯咖啡了。

我们相爱,我们结婚。

那个时候的我,觉得一眼就可以看到自己老了之后的样子,很放松,很舒适,很美好……

直至若干年后的某一天,镜子破碎了,婚姻在这个时候,走到了尽头。

分不清谁对错,分不清谁怨谁。

痛苦,挣扎,咬牙,蜕变……成为了我那段时间的主旋律,心里的那只小鸟,也在这个时候飞的更高,碰触了太阳,获得了阳光。

可能命运就喜欢和人开玩笑,之后的生命里,我的世界出现了很多的异性,她们有的高挑,有的婉约,有的温柔,有的霸道……都很美丽,都很优秀,她们成群的到来,又成群的离去,周而复始的同时,也让我有些迷茫。

因为最终……我从中拿起的,都是一杯杯苦咖啡,如烟,如酒。

烟,伤肺。

酒,伤肝。

异性……伤心。

但我还是喜欢烟,还是喜欢酒,还是对爱情有憧憬……

直至,到了我四十岁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其实相比于异性,我更喜欢和朋友们聊天,说着过去,指点未来。

每每喝酒,都喜欢拉着朋友,一起吹嘘,一起放声大笑,一起揶揄,一起如少年。

或许,正是这种改变,使得我的朋友越来越多,我听着他们的故事,他们也听着我的故事,我们畅谈,我们倾述。

或许会有一些防备,或许也有保留一些秘密,但这没有关系,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那个时候,我知晓了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人……其实从骨子里,都孤独。

而知道的越多,似乎我自己就越是没那么孤独了。

我的朋友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三教九流什么样的都存在,但这没关系,真诚的笑容,是打破一切的力量。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朋友,喜欢和我倾述。

渐渐地,我的笑容也越发的明朗。

渐渐地,我似乎找到了一种让自己愉悦的方式。

倾述,在我生命中的那段时间里,超越了求知,超越了表现,超越了情爱,成为了我最重要的一部分。

这是一种分享,或许是内心的挤压到了一定程度,水满自溢一样,不仅仅是我需要,很多人……都需要。

在这分享与倾述里,我走过了一年又一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喜欢倾述,我开始追求舒适,这种舒适包括了精神,也包括了物质。

我想,是我头发开始陆续发白的时候吧。

我不再局限于去做什么,不再局限于去想什么,一切让我觉得舒适的事情,我都会去思索,都会去完成,我开始喜欢看蓝天,开始喜欢看白云,开始喜欢看日出,但我不喜欢日落。